这个纪录可以不要吗? 新加坡生育率历年来首次跌破1.0

2024-02-29     月曦     2879

新加坡去年有2万6500对居民结婚,居民新生儿有3万零500人,但整体来说,近五年的年均居民结婚总数和居民新生儿人数都少于前一个五年。(海峡时报)

鞭长莫及

在武侠世界里,有一种瘟疫,谁都躲不掉。

读过《射雕英雄传》的蚁粉,可能记得老顽童周伯通口中的这场“瘟疫”:任你武功盖世,大限到来,也是人人难逃。

在现实世界中,也有越来越多国家面对另一种“瘟疫”:

生育率下滑,而且是不断下滑。

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英兰妮今天(2月28日)在国会辩论总理公署的开支预算时就透露,新加坡整体生育率仍在下跌,去年的整体生育率初步预估为0.97。

这也是新加坡的整体生育率历来第一次跌破1.0的水平。

这个纪录可以不要吗? 新加坡生育率历年来首次跌破1.0

新加坡的生育率自2021年的1.12,跌至2022年的1.05,2023年初步预估则进一步降低到0.97。(海峡时报)生育率低至0.97,代表妇女一生中平均生育少过一个孩子。

新加坡的生育率看似朝着“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趋势发展,一般人接下来大概会问:生育率为什么这么低,政府又有何对策?

英兰妮在国会针对这两点提供了答案:

为什么不生?

英兰妮指出,生育率低迷的部分原因是暂时性的,例如,一些夫妻因冠病疫情延后婚期,以致推迟生育计划。

另外,还有些夫妻担心养育孩子的开销、想成为好家长的压力,或难以兼顾家庭和工作。

有哪些对策?

生育率低迷对新加坡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不言而喻,政府也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英兰妮列出的对策包括:

探讨增加带薪育儿假;增强托婴和保姆服务,明年起调低政府资助学前中心的收费顶限;探讨灵活工作制度等“可持续的方式”,帮助父母兼顾工作与家庭。

这个纪录可以不要吗? 新加坡生育率历年来首次跌破1.0

当局鼓励企业在办公室建造哺乳室,为在职母亲提供便利。(海峡时报)英兰妮总结时也指出,打造亲家庭的工作文化,还需要整个社会的努力,无论是家长、雇主或同事,人人有责。

政府难以改变的因素

政府的对策看似侧重在减轻父母育儿的负担,帮助他们平衡工作和家庭双方面的要求,却有一块是新加坡政府乃至多个国家的政府都改变不了的:个人心态。

英兰妮就强调,我国低生育率反映了全球现象,即社会规范和个人观念改变了,多个国家生育率下滑,反映了全球年轻人对生活目标的改变,更多人向往追求其他人生意义,不把婚姻或育儿视为重要的人生目标。

与其说这是各国政府不作为,倒不如说是他们也有鞭长莫及的时候。

改变人们的行为,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现代社会更忌硬来。

当然,以强硬手段改变人们的行为,在新加坡并非没有先例可循。吐痰、乱丢垃圾等恶习就是通过罚款杜绝的,就连男性蓄留长发也一度受管制。

这个纪录可以不要吗? 新加坡生育率历年来首次跌破1.0

为了防止与吸毒等不良嗜好挂上等号的“嬉皮士文化”入侵新加坡,新加坡政府在1970年推出了“最后才服务留长发男性”运动,呼吁男性不要蓄长发。宣传海报也列明,浏海不得掩盖额头、长及眉毛,不能掩盖耳朵,发脚也不能长过衣领。(国家档案局提供)但无论是吐痰、乱丢垃圾,或是留长发,都难以跟生儿育女这么个人的事情相提并论。

其中的原因也不必想得太远,只要设身处地想一想:民主社会的政府如果硬性规定要已婚公民生几个孩子,人民会怎么反应?

要人们多生、早生,再有能力的政府往往也只能尽量减轻人们的育儿负担、打造亲家庭环境,和苦口婆心地劝说。

买不买单,最终还得看人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