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已出现这个新兴职业:教人工智能“知书达礼”的AI训练师

2024-04-20     月曦     4766

新加坡已出现这个新兴职业:教人工智能“知书达礼”的AI训练师

在AI训练师的“训练”下,人工智能机器人变得更“智慧”。(路透社)

AI的学习速度惊人

近几年,人工智能(AI)技术在各领域的应用不断深入,人工智能训练师这一职业应运而生并不断发展壮大,新加坡也有类似工种。

AI训练师主要使用智能训练软件,工作面向人工智能产品的实际使用过程,工作目标则是提升人工智能产品的性能。

起初,人工智能训练师其实就是一个数据标注员,主要负责“投喂”和标记数据。

譬如将成百上千幅照片里的物体分门别类地圈出,再标注出来,如:花盆、地毯、茶几、沙发等等。

这些标好的图片会被送进数据库,成为人工智能的学习素材。当机器看了几万个标注沙发的物体之后,它就会认识到什么是沙发。

在最初的时候,数据标注员就像幼儿园老师一样,需要手把手教AI学习,让它更有“智慧”。

新加坡已出现这个新兴职业:教人工智能“知书达礼”的AI训练师

AI训练师需要标记车辆和行人,让AI学习什么是人和车子。(https://zh-tw.shaip.com/)AI之所以智能,是因为后端训练师将数以万计的图像、资讯输入人工智能系统中。数据量越大,机器就越聪明。

起初AI训练师的工作较简单,因而薪水不高,像人工智能大公司谷歌和OpenAI都通过承包商聘请低薪员工。

美国《时代》杂志2023年就有一项调查发现,在训练ChatGPT,OpenAI当时以每小时不到两美元聘请肯亚劳工做标记。

美国旧金山初创公司Scale AI 以及Surge AI,就以短期合约的方式招聘AI训练师,把他们所培训的数据卖给更大的AI开发商。

AI训练师除了标记数据,也收集、整理、清洗、存储和更新人工智能产品所需的数据,例如图像、语音、文本等,以保证数据的质量和数量。

网上资料显示,中国目前估计有近千万名AI训练师,俗称“人类专家”。

美国研究人员表示,很难估计这些零工(gig work)的总人数。Scale AI指出,在某些时段看到数万人在我们的平台上工作是挺常见的。

至于新加坡,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数据。

不过,新加坡政府今年3月1日宣布,将在五年内,让本地人工智能从业人数增加两倍至1万5000人,以支持不断增长的领域需求。

这些人才包括数据、机器学习科学人员和工程师,他们将在不同机构和整个经济中开发和转化人工智能的使用。

红蚂蚁在领英平台(LinkedIn)上找到好几个关于AI训练师的招聘广告,主要招聘训练AI的语言功能,以英语、韩语、日语以及马来语为主。而且这些职位都在广招,没有限定人数。

也有一些是以招聘实习生来当AI训练师。

新加坡已出现这个新兴职业:教人工智能“知书达礼”的AI训练师

(领英平台)从教小宝宝,变“调教”大学生

随着人工智能的“升级换代”,渐渐具有无监督自我学习算法的能力,AI已经开始尝试“半监督学习”了。

除了教人工智能认字、识图、说话,如今还要教它‘思考’了。

AI训练师现在更像是大学老师,需要为AI提供更专业的知识,让其学习。AI训练师也从标志照片者,变成了文章撰写者。

AI训练师从技术和应用角度对AI系统进行深度训练,以使之适应各种不同复杂程度的任务,同时他们也负责评估AI系统的性能,以探寻优化和改进的空间。

简单来说,就是教AI变得更像人,有血有肉有感情。

居住在美国的Chelsea Becker(33岁)说,她在生了第二个孩子后,向公司申请无薪假期照顾小孩,目前空余的时间会在培训人工智能模型公司Data Annotation Tech当兼职AI训练师。

每天有几个小时,她会坐在笔记本电脑前,与一个AI驱动的聊天机器人互动。

聊聊天,就能每小时进账20美元(27新元)至40美元的酬劳。从去年12月至今年3月,她已经赚了1万多美元,平均每月赚2500美元(3405新元)。

另一AI训练师Alynzia Fenske自今年2月以来开始这份兼职,她的目标是每周完成15个小时的标注工作,这样她就可以在追求写作事业的同时养活自己。

随着更多类似AI聊天机器人程序ChatGPT的尖端技术出现,市场上对Chelsea这样的AI培训师的需求也与日俱增,因为他们会说流利的英语,能够写出高质量的文章。

对于这些AI训练师来说,通常有两个任务:监督学习,即AI从人类的写作中学习;强化学习,即AI聊天机器人从人类如何评价他们的回答中学习。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