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警察” 阿叔亮刀遭电晕

2021-10-22     缘分     4506

阿叔播音乐“庆佳节”太大声遭邻居报警,警方上门后岂料他把音量开更大,还呛声:“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怕警察吗?”甚至拔出刀子指向警员。警员多次警告他都不肯放下刀子,最终用晕眩枪将他制伏逮捕。

“我不怕警察”  阿叔亮刀遭电晕

被告在警员面前亮刀,被电击枪连击两次才束手就擒。(档案示意图)

被告尤索夫(52岁)前天承认两项在公共场所持有危险武器以及醉酒闹事的罪名,另外三项罪名交由法官考虑后,被判坐牢十个月以及两周。

根据案情,被告住在陶纳路(Towner Road)组屋。今年5月14日傍晚约6时,他大声播放邦拉(Bhangra)舞曲,惹来同座的男邻居不满。

邻居找上被告单位拍下大门照片,被告见状后走出来怒骂和质问为何要拍照,邻居不予理会掉头就走,被告边跟上边呛说:“你要报警是吗?不管你是去报警或去找你阿公,我都不怕!”

邻居报警后,坐在自己屋外椅子上的被告见两名警员到来,就恶人先告状投诉邻居行为,称自己只是想听音乐庆佳节。警员劝他降低音量。被告起初也听话,但后来突然调高音量,而且还比之前更大声。

由于音量实在太大,其中一名警员拨电给上司汇报情况。这时,被告突然对着另外一名警员说:“我不怕任何人,即使是警察也不怕,你知道为什么吗?”接着被告拔出14公分长的刀子指向警员。

警员立刻大喊“放下刀子”,但喊了三次被告依然不肯听,警员因此拔出晕眩枪指向被告。另一名警员见状也拔出晕眩枪,见被告依然不肯配合,才开枪将被告电晕。

被告中一次晕眩枪后仍不肯放下刀子,另一名警员也因此再开一枪将他制伏。

主控官指被告的罪行非常严重,被告并非身上藏刀子在街上被警方撞见,而是故意拔刀指向警员。

由于在公共场所持有危险武器的罪名带有强制性鞭刑,但被告已经超过50岁,法官因此下令被告以额外的坐牢刑期顶替。

想“炸掉新加坡” 遭逮捕调查三个月后,被告觉得案件缠身太苦恼,竟拨电报警诉苦,称想“炸掉新加坡”;他也拨打心理卫生学院热线申诉,称是“新加坡在逼我当恐怖分子”。

被告庭上解释那两次都是因醉酒惹事,以后不会再犯。

根据案情,被告喝酒后,在今年8月2日中午约12时25分拨电报警,说他因为案件缠身觉得非常苦恼,如果母亲在他坐牢时去世的话,他就会“炸掉新加坡”。

他再次遭到逮捕后,调查发现,他在同一天上午10时30分至下午2时,也打了五通电话给心理卫生学院的热线,同样声称会“炸掉新加坡”,还说:“新加坡在逼我当恐怖分子!”

被告求情时坦言,他有酗酒的问题,两次犯案前都喝了酒,请求法官从轻发落,让他尽早回家照顾他72岁的母亲。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