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玉莎事件若处理得当 或许是工人党一次表现的机会

2021-11-02     清禹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辣玉莎周一在国会中终于承认,她在今年8月3日在国会中声称,她曾陪一名性侵受害女性报案,却被警员“不当对待”的一番话是子虚乌有,她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陪同报案这回事。

这一颗震撼弹炸开了,我最关注的是工人党如何反应。

工人党领袖毕丹星并没有在国会中就此事发言,却在个人社交网页上说:

“MP Raeesah Khan should not have shared an account that contained untruths in the House.”

听来有点闪烁其词,避重就轻。干嘛不直接说她不应该在国会撒谎,而说“她不应该在国会中分享含不实内容的说法”?

他这句话有点像法律字眼的表达,让人看得出作为国会中的反对党领袖,他内心必有一番政治道德的挣扎。

辣玉莎本人已承认就这一事件撒了三次谎,毕丹星却不敢对她的此次“失言”定性。网民读了却不客气,留言说,她应该辞职、工人党应该开除她;一位工人党支持者对他的处理手法表示失望。

国会领袖英兰妮要求辣玉莎澄清时的提问,就像是国会里的训育主任,当任何政党的议员行为上若出现差错,她必须站出来确定事态的轻重。

辣玉莎事件若处理得当 或许是工人党一次表现的机会国会领袖英兰妮。(通讯及新闻部)国会议员在国会中享有言论自由的免责权,但英兰妮的几个质询,确定了辣玉莎的三次撒谎,让警方浪费不少时间人力去查证。

她的撒谎也伤害了其他性侵害受害者,“玷污了国会的声誉”,因此,此事交由一个国会特选委员会处理。

27岁的辣玉莎在去年大选期间,也由于曾经在网上涉嫌挑起种族敌对情绪的留言而被人揭发报警。

她在选战的炮火中针对自己的言论道歉,辩称她的言论只是“希望能引起对少数群体的关注”。她的网上不当言论,并没有给执政党的选情有多大帮助。很显然的,选民对一个年轻敢言的候选人有所期待,认为一点“小瑕疵”微不足道。

辣玉莎事件若处理得当 或许是工人党一次表现的机会辣玉莎在2020年大选期间发表简短声明道歉。(视频截图)但她的中选却给警方带来一大难题,她的案件不能由于她的中选而不了了之。

去年9月,警方经过调查,发表声明,针对他于2018年2月2日和去年5月17日发表的网络言论涉及挑起不同族群和宗教间敌意,抵触刑事法典第298A条文,以及在2018年2月2日的言论中涉嫌藐视法庭,发出“严厉警告”。辣玉莎很幸运地躲过一劫。

她这次在国会中含泪道歉,在回答英兰妮的问题时说,

“……当我急于和热切地想为我这样的幸存者辩护时,犯了个错误。”

她一年多来的两次道歉,前一次在大选期间,这次在国会中,说辞大致相同。

她的再次失言,性质上却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她已是堂堂国会中的代议士,代表着为数不少的选民。

过去一年来,辣玉莎在国会中表现如何,在国人心目中自有评价。

辣玉莎事件若处理得当 或许是工人党一次表现的机会去年全国大选在盛港集选区胜选的工人党年轻四人组:林志蔚(右起)、何廷儒、辣玉莎和蔡庆威。(海峡时报)在新加坡,从政是严肃的事,议员在国会中为选民、为弱势者发声是神圣的任务,但国会内的言论免责权也不是万无一失的金钟罩或护身符。

过去执政党也曾经挑战反对党议员在国会外重复他们的指责,言论真假在国会外见真章。

工人党的一些拥趸、死忠粉丝也许会再度出自对弱势政党的同情,以双重标准看待辣玉莎的撒谎。

辣玉莎事件不是政治游戏,国人对待执政党的政治操守时有很高的标准,同样的要求也应该用在反对党议员身上。

工人党今天宣布成立党内的纪律小组处理这件事,它不能消极地坐等事态的发展。

工人党势力不断壮大,具有当上替代政府的潜能,辣玉莎事件若处理得当,对它也可能是一次表现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