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千里寻亲,“只有一张老照片和一封家书,我要怎么找到你”

2021-11-03     于晏

编者按:因为疫情,许多网友都表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新加坡眼》APP上就有一位网友“小林@@@”,从未见过自己身在新加坡的叔叔,一直都只通过书信来往。但后来因为叔叔一家搬离了原先的住所,所以分隔两国的一家人从此失去了联系。近期,他在《新加坡眼》APP上发文寻亲,希望可以重新联系上叔叔,让自己年迈的父亲能了结一件心事。以下为网友全文:

亲爱的(林青云)叔叔及家人们:

您们还好吗? 当你们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已经过了将近半个世纪了,但我还是希望那边家人们身体健康,健在!新加坡的疫情也挺严重啊,也要注意防卫哦~

“在此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家中父母,我兄弟姐妹共六个,我排名老小”。

新加坡千里寻亲,“只有一张老照片和一封家书,我要怎么找到你”

一直以来,我们不曾忘记找回家人,心中一直都有念想。但是,在生活的逼迫和过去科技没有现在发达的种种情况下,我们与家人断了联系,曾多次以书信的方式和大家联系,但都无果,被退回,说已经搬家了。为此,这也一直成为父亲放不下的事情……

七十年代末,我还是一个对生活有着美好未来而向往的少年时,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也是看到过父亲最开心的一面!父亲在邻村人家一位下过南洋的友人口中得知,爷爷奶奶和几位叔叔在那边生活 (其实父亲是很小的时候被从新加坡带回中国的,跟着他家乡的一位老婶过日子)。父亲当时高兴了好久,这才有了后来我们书信的来往!

新加坡千里寻亲,“只有一张老照片和一封家书,我要怎么找到你”

夏天的夜晚总还是那么的热,仿佛夜静也带不去它那份热情,手中拿着母亲早早炒好的黄豆米,一边哼著曲一边吃着,那叫一个香啊! (嗯,是真的香,因为那时候真没有啥其他吃的了)我常常看到父亲一人坐在门边,看着叔叔您写的信,都会木呐很久,时而露出笑容,时而严肃。我知道,父亲何尝不想和大家团聚呢?他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都在星洲,而父亲却在家乡,孤零零的长大……多年以后我慢慢地懂了父亲的痛处,他的童年和少年一定是很悲哀的吧?没有父母的爱护,没有兄弟姐妹共成长的快乐!

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依然保持着和远方的家人们取得书信联系,知道了阿公放心不下家乡的我们,想回到家乡看看。可是阿公的年事已高,视力模糊,行走不便。我们虽然想见,却也担心!直到阿公去世,我们也没见上一面……

叔叔,在此我想告诉远方的您们,感谢您们在那个年代对家乡的我们给予帮助。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广东农村还非常的困难,有时吃饱都还成为了一个问题,您们给予的经济物质帮助,给我们很大的鼓励!谢谢,真心的感谢您们!只是那时候我不懂得,为什么后来我们断了联系……

新加坡千里寻亲,“只有一张老照片和一封家书,我要怎么找到你”

后来,在事情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才敢问父亲。父亲湿润着双眼,把事情告诉我们了,原来那时候叔叔寄了钱和粮食过来家乡,而我们那时只收到了粮食…!父亲想把这一切告诉远方的家人,这途中可能被人做了手脚,

父亲流着泪整理好叔叔的书信,放在他那年久的铁盒子里,又把铁盒子放好。我能感受到,父亲的委屈,那时的无能无力伴随着他的下半辈子。

血浓于水,亲情胜过万物!希望远方的您们看到能联系上,曾经在新加坡惹兰红山大牌4号5034-N 十四楼住的家人们,我是你们的侄儿!

新加坡千里寻亲,“只有一张老照片和一封家书,我要怎么找到你”

新加坡千里寻亲,“只有一张老照片和一封家书,我要怎么找到你”

(图文来自新加坡眼APP网友小林@@@ )

如果你有任何消息,可以在《新加坡眼》APP联络“小林@@@”,帮助他早日与亲人相见。

如果你拥有写作分享的热情,也欢迎在《新加坡眼》APP“狮城茶馆”一栏进行发帖投稿!我们将对精彩内容进行刊载,以便利大家阅览交流。

狮城茶馆投稿方式如下:

2.点击“搜索关键词”栏旁边的号,选择“发帖”编辑发布您的创作内容。

《新加坡眼》APP为大家提供创作平台,希望大家能够在疫情中,一起通过写作来对抗疫情中的压力,体味分享生活五味。

编辑:YYY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