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饱受网络欺凌,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了

2021-11-05     于晏

TVB饱受网络欺凌,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了

昨日(10月19日),TVB高级知识产权执法顾问关煜群携同TVB企业传讯部总监黄德慧和立法会议员谢伟俊,到湾仔香港警察总部,递交了相关证据文件,代表TVB就公司受到网络欺凌行为向警方正式报案。最近一年,TVb被网络欺凌得太惨了,终于忍不下去了,选择了报警。

TVB饱受网络欺凌,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了

TVb报警三人组

TVB去年的财报和今年的半年报显示,除广告业务收入下降以外,其它各项的收入是有小幅增长的,尤其是新媒体的盈利能力显著增强。最初,小编以为TVb广告收入的下降是受疫情的影响,后来发现原来有个组织专门针对TVB,不断地威胁、恐吓TVB的广告商户,在网络上散布不利于广告商户的信息,甚至到商户的店面捣乱、破坏,逼迫TVb的广告商户撤消在TVB的广告投放计划。以上行为被TVB称为网络欺凌,已经严重影响到了TVB的经济利益。

TVB饱受网络欺凌,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了

TVB2021年上半年亏损2.84亿

很少有人会想到做为香港第一大电视台的TVB会受到网络欺凌,而且被欺负得相当惨,被欺负的时间相当长。 较早曝出大台被网络欺凌的是TVB视后唐诗咏,唐诗咏曾自曝约满后想离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己代言的商家受到不明组织的电话威胁,商家不堪压力,解除了与唐诗咏的代言协议。 唐 诗咏曝出了TVB艺人被网络欺凌冰山的一角,不只是唐诗咏,不明组织只要发现有商家在TVB有广告投放,使用TVB艺人做代言,就会骚扰、威胁商家,直到商家停止与TVB的合作为止,已有多位TVB艺人曝出自己代言的商家被威胁。

TVB饱受网络欺凌,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了

唐诗咏自曝代言的商家受到不明组织威胁

细心的观众已经发现TVB的广告客户质量明显下降,品牌商户的广告少得可怜,仅有一些小商家还在TVB投放广告。TVB的剧集广告也受到影响,我们一直有TVB压着重磅剧不播的感觉,其实不是TVB不想播,因为有些重磅剧的广告没卖出去,小制作剧集没广告也就算了,重磅剧投入大,不卖广告出去,怕都收不回制作成本。今年由三届视帝郭晋安主演的《失忆24小时》不仅没有赞助广告,连产品广告都没有商家投。最近TVB开了几部新剧,都是小制作,可能对大制作收回成本没有信心吧。

TVB饱受网络欺凌,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了

TVB剧集广告没有商家投

TVb在饱受网络欺凌之下,忍无可忍选择报警的导火索是胡鸿钧将在下个月举办个人演唱会,受到了不明组织的网络攻击。胡鸿钧针对被网络欺凌回应媒体时说:明白会有人喜欢及不喜欢自己,每个人也有自己立场和取向,但他同样感恩,因为至少有人关注。胡鸿钧又指会专注做好音乐及下月底举行的演唱会,答谢入场支持他的朋友。

TVB饱受网络欺凌,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了

胡鸿钧将在下月举办个人演唱会

本号的粉丝,都是TVb的铁粉,在TVB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也可以选择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底限应该是不做伤害TVB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