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玉莎与毕丹星各说各话 又是谁撒谎了?

2021-12-06     清禹     27089

辣玉莎与毕丹星各说各话 又是谁撒谎了? 如果刘程强还是工人党大当家,辣玉莎事件还会这样小事化大,大事变丑吗?

地球上没有发现“如果”这种水果,在政治上更是如此。但我们还是要这样假设,工人党的现领导层的行事作风跟前辈领导的确有很大的不同。

该党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和副主席费沙都是工人党的前朝遗老。从教育背景上,刘程强是南大毕业的传统华校生,跟其他三人的确不是同一类型的人。他一放下经营多年的老店,接班人开始有自己一套的想法,并在不知不觉中“去刘程强化”,这也说得上是跟上时代的发展。

辣玉莎与毕丹星各说各话 又是谁撒谎了?2020全国大选期间,刘程强(右)与毕丹星(中)和费沙(左)一同走访阿裕尼集选区。(海峡时报)但从政的基本价值观跟做人的道理还是一样的,诚、信二字对当家做主的人更为重要。

27岁的辣玉莎是新加坡历来最年轻的议员,她在国会中参与有关妇女权益问题的辩论,编造了一个小情节,说她曾陪一个性侵受害者去报警,却被警方“不当对待”。也许她希望利用这样的虚构例子,唤起社会对受性侵害的女性的问题的关注。

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轻轻带过的一句话含着对警方执法行为不当的影射,内政部不可能听过就算,它必须当作一个个案去寻根究底。

小说或是电影,有时要特别注明,故事或人物“纯属虚构“就以求自保,但国会发言讲求真凭实据。

政治人物也是人,一时听了一些道听途说,然后又自己加油加酱,搬到国会的议事殿堂上,也可以说是反映民情。

一些与事实不符之处,说撒谎嘛又太严重,只能说是发言太过轻佻,不够严谨。一个议员若是“常常这样”,则他的发言也就不受重视。

在国会上,议员不能讲骗话,只能讲事实,这是政治游戏规则。

辣玉莎与毕丹星各说各话 又是谁撒谎了?27岁的辣玉莎是新加坡历来最年轻的议员。(海峡时报)辣玉莎在8月3日第一次在国会撒谎的事件本质上可大可小,如果她能在国会中主动澄清,收回自己的话,接受国会的处罚,她就不会在自己挖掘的坑中越陷越深。

在党内,党领导也应该给予相应的纪律处分,对党员、支持者和社会作出交代,事件的负面影响也会很快就过去,新加坡人对反对党还是普遍抱着一定的同情心,尤其是一个还缺乏政治磨练的年轻妈妈。

辣玉莎在国会特权委员会上的供证,爆出党领袖在第一次知道她的发言不实,非但没有教她怎么弥补过错,反而叫她谎话说到底,可以“带进坟墓“,党不会加以追究。

辣玉莎的秘书助理罗佩英在听证会上的供证,也支持辣玉莎的说法,并为她现在的处境打抱不平,这是对工人党的另一记重拳打击。

辣玉莎与毕丹星各说各话 又是谁撒谎了?辣玉莎的秘书助理罗佩英在特权委员会供证时哽咽,表示自己加入工人党长达10年,但强调对国家诚实非常重要。(GOV.SG视频截图)毕丹星说他们是在一周后知道,辣玉莎则说是四天后便告诉毕丹星她撒了谎,双方在这个细节上的讲法不同便已是暗藏玄机。

工人党领袖在星期四12月2日的记者会上的说辞跟辣玉莎同一天在听证会上的供词是两个不同的版本。各说各话,现在的问题是,又是谁撒谎了?

辣玉莎若是在听证会上撒谎,法律后果严重。

毕丹星若是在记者会上撒谎,则是道义上的问题。

辣玉莎与毕丹星各说各话 又是谁撒谎了?12月2日,工人党针对辣玉莎在国会上三度撒谎事件召开记者会。当时秘书长毕丹星(中)透露,今年8月已知晓辣玉莎说谎,但想给她一些空间向家人坦白。(取自工人党面簿)特委会在星期五晚上发出调查报告,各媒体在周六显著报告内容重点,成为社会上热议话题。据《联合早报》报道,工人党九位议员集体“噤声”,不接听记者的电话,连他们社交网页上也静悄悄的。

星期日晚,该党终于发出简短声明,说“将在适当场合和时间点作出回应”。

所谓的“适当的场合和时间点”,可能意味着该党领导人可能要被传召到特委会上供证。

毕丹星如果认为他的版本才是“真金不怕烘炉火“,可以考虑在特委会上重复,以正视听。

他在12月2日已经抢在特委会结束调查之前先把话说了,是不是明智之举,只有他们知道。他们接下来只能在自己已经公开的说法基础上,作更详细的说明。

该党正面临历来最大的信用与信心危机,此时此刻暂时的沉默,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