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婚外情被要求保持沉默? 工人党领导和饶欣龙各执一词

2021-12-08     清禹     11461

当年婚外情被要求保持沉默? 工人党领导和饶欣龙各执一词 毫无疑问,工人党正处于多事之秋,备受考验

先是辣玉莎国会撒谎一事持续发酵,衍生出辣玉莎和毕丹星各说各话的罗生门。

近日,又牵出另一陈年往事,九年前因婚外情搞丢议员席位的饶欣龙抛出震撼弹,声称当年时任秘书长刘程强及主席林瑞莲也曾在其婚外情风波愈演愈烈之际,建议他“保持沉默”。

工人党今日(7日)迅速发文告反驳,强调当年党领导并未要求他这么做。

辣玉莎风波扯出饶欣龙“没交代”的往事 事缘毕丹星在12月2日说明辣玉莎退党的记者会上表示,2012年饶欣龙在婚外情的指控浮出台面后,并未向媒体和党作出交代。

“党当时愿意给他一些空间自行处理,但他却任由事情发酵,这是不可理喻的行为,同时也令人无法接受。因此,党当时决定开除他的党籍。”

当年婚外情被要求保持沉默? 工人党领导和饶欣龙各执一词饶欣龙于2012年因发生婚外情风波而被工人党开除党籍,进而丢失议员资格。(海峡时报)对此,饶欣龙昨日(6日)在面簿发文说,上述毕丹星的说法并不属实。

他回忆,早在婚外情指控传开前,他就已向时任秘书长刘程强坦承相关情况。当婚外情指控浮出台面后,他也立即向刘程强及林瑞莲交代。

“然而,他们建议我保持沉默。”

“我把党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为把伤害降至最低,我保持沉默,并退出了工人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我的用意就是给中委会一张空白支票,让他们可以根据需要作出任何论述。为了使过程更顺利,我也自愿离开新加坡。”

饶欣龙在贴文中强调,工人党以“违背了党和人民对他的信心、信任和期望”为由开除他,他觉得没问题。

“但我不能接受的是毕丹星的说法,因为我当时确实有交代了。”

 

工人党强调党领导从未建议饶欣龙保持沉默 针对饶欣龙到底有没有交代一事,工人党今天发布文告强调,刘程强及林瑞莲明确表示,他们从未建议饶欣龙保持沉默。

“事实上,当时他曾被传召到工人党中委会说明此事,但他却选择不这么做。”

 

随着工人党驳斥饶欣龙说法,后者也在面簿上转贴工人党反驳其说法的新闻连结,并表示在民主的交流下,各方都有回应的权利。

“当年牵涉此事的人自然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在过去的10年都保持沉默,如今重提此事,只是为了清楚说明我的确有交代了。”

他也表示不会再针对此事进一步置评。

 

饶欣龙卸任后低调离开新加坡 2011年,刘程强离开扎根20年的后港单选区,转战阿裕尼集选区后,作为前者门生的饶欣龙接下前者衣钵,在该年大选为工人党守住后港区议席。

然而,隔年1月饶欣龙爆发婚外情风波,当时本地媒体报道他并未作出任何解释,最终工人党以“不能够辜负后港选民的支持和期望”为由开除其党籍,进而引发后港区补选。

当年婚外情被要求保持沉默? 工人党领导和饶欣龙各执一词2012年后港区迎来新加坡本世纪的首场补选。(联合晚报)代表工人党的方荣发在补选成功击退行动党候选人,为工人党守土。方荣发也已在去年大选引退,转由陈立峰接棒。

而陷入丑闻的饶欣龙据报在风波爆发后曾前往缅甸,在私人教育机构任职。

另外,其名为“Amos Rao”的面簿账号显示,他近年来也曾辗转迁居中国,但最近的状态则显示他已回返本地,并在一家名为“常州匠心独具智能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MotoMotion Singapore”担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