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2021-12-09     缘分     40164

新加坡国会工人党前议员辣玉莎(Raeesah Khan)因撒谎而引咎辞职一事,继续发酵。

这次涉及的是工人党另一前议员,饶欣龙。

事情是这样的:

11月1日,辣玉莎承认自己8月3日在国会上撒谎。11月30日,辣玉莎引咎辞职。

12月2日,在工人党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问党魁毕丹星,为何辣玉莎花了几乎三个月的时间才决定承认撒谎。

辣玉莎说,由于担心自己曾被性侵的事被公开,因此在国会上撒谎。毕丹星说,辣玉莎后来决定向国会坦白,但需要时间先向家人交代,他于是给辣玉莎时间,尽管她花的时间长了一些。

辣玉莎案和当年饶欣龙案为何处理不一?

另有记者问,辣玉莎花了三个月时间承认撒谎并辞职,他不由得想起2012年饶欣龙事件;当时工人党议员饶欣龙被传婚外情之后,一个月内就被工人党开除;记者问,为何工人党对前后两件事的处理有如此差异?

【关于“饶欣龙事件”,请见文末】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图源:亚洲新闻台Youtube)

毕丹星回复说,工人党高层曾与辣玉莎有过两次接触,第二次是邀请辣玉莎到中央委员会来进行解释,“可是她当时已经退党了”。

他也说,“辣玉莎毕竟是国会议员,我们不愿仓促行事。”

至于饶欣龙事件,毕丹星说,事件发生时,他本人是中央委员会委员;“当时,在出现婚外情传闻之后,饶欣龙没有向高层交代,也没回应媒体询问。工人党愿意给他一些空间来处理问题,但他一直拖拉,直到事情发酵到了不合情理、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步。因此,高层决定开除他。”

他说,这两起事件不尽相同。在辣玉莎案,做出不实言论的人必须在国会中澄清,还原事实。

这个说法,跟2012年饶欣龙案发生时的媒体报道基本是吻合的。

当时,工人党请饶欣龙到中央委员会对婚外情传闻做出解释。

《海峡时报》引述工人党某中央委员说:“如果他出席会议,我们至少能够同他取得共识,一起讨论如何解决问题。我们无法接受的是:他不肯现身对传闻作出解释。这违背了党要求透明和问责的价值观。”

媒体也引述时任工人党党魁的刘程强说,“最近传媒一再对饶欣龙作出种种严重的指控,但饶欣龙选择不回应也不解释清楚,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也造成了信任危机。我们不能辜负后港选民的支持和期望,因此决定开除饶欣龙。”

他总结:“工人党对议员有一定的要求。议员是人民的代议士,也是个公众人物,必须做个好榜样,最重要的是有担当、肯负责。”

时隔五年,2018年,对饶欣龙事件,刘程强说,他深知不能再在后港这个“娘家”出错而倍感压力,百感交集。他说:“事件对我造成非常大的压力和情绪上的波动,因为它就发生在后港!我必须去应对。”

曾当选国会议员的工人党人李丽莲曾回忆说,开除饶欣龙对刘程强来说是个困难的决定,但为了工人党他必须那么做:“他总是说,党内不可能每个人都当好人,总得有人需要当坏人。他说,只要是为了工人党好,他不介意扮演这个角色。”

饶欣龙:当年没有逃避,

是高层建议我沉默

2012年2月15日,饶欣龙与妻子离开新加坡;几天后,给后港选民写了公开信。

他写道,“感谢你们在去年5月7日投票给我,以及在我担任议员的九个月期间,所给予我的耐心和支持。

我要对这整起事件,以及因为我被工人党开除党籍,让你们必须再次投票所造成的不便道歉。

从2月15日起,我太太和我已经离开了新加坡,这是为了避开媒体的焦点,以便可以重新过我们的私人生活。

尽管我们已经开始了生活的新篇章,新加坡始终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以后还会经常回来。我在后港为你们服务的这九个月,是我最珍贵的回忆,能为你们服务,尽管短暂,却让我引以为荣。

我为后港精神感到骄傲,希望后港居民会继续支持蓝衣的(指工人党)候选人,让后港精神发扬光大,让国会里的M*Z火焰继续燃烧。”

自此之后,很少甚至没有见到饶欣龙公开露面。

几乎整整九年之后,昨天,2021年12月6日,饶欣龙以“Amos Rao”为名,在脸书上公开发帖,回应工人党党魁毕丹星12月2日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饶欣龙说,毕丹星所言不实。

他写道:“早在婚外情传闻表面化之前,我就已经向党魁刘程强如实告知。在传言公开化之后,我即刻向党魁刘程强和主席林瑞莲交代。我得到的建议是,保持沉默。”

“我把党*的利益置于自己利益之上,尽力减少损害,我保持沉默,从中央委员会辞职。”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爆料,婚外情曾向高层坦白,但“他们建议保持沉默”

“我的想法是,我让中委会开一张空白支票,让他们根据需要决定说法。为了方便这个过程,我自愿离开新加坡。”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