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确诊首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卫生部长巧遇新航首席空姐

2021-12-10     于晏     8769

昨天(9日),新加坡新增682起2019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连续七天维持在三位数水平,每周感染增长率为0.58。

社区病例649起,客工宿舍病例16起,输入型病例17起。

社区病例中,有89起是60岁或以上的年长者,未满12岁的孩童有49人。

病例总数累计27万1979起。

再有五人死亡,累计死亡病例达779起。

新加坡确诊首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卫生部长巧遇新航首席空姐

(图:来源自网络)

40人病危

目前,仍有666人需要住院,普通病房有111人需要氧气供给,11人因情况不稳而送入加护病房接受密切观察,40人病危,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加护病房整体使用率是50.0%。

在过去28天的4万1632起确诊病例当中,98.7%没有症状或只有轻微症状,0.9%住在普通病房但需氧气供给,0.2%住进加护病房,0.2%病逝。

截至8日,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口比率维持在87%,接种至少一剂的人口也有87%,已接种追加剂的人口有29%。在年满12岁且符合接种资格的人口当中,已有96%完成接种。

新加坡确诊首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卫生部长巧遇新航首席空姐

(图:来源自网络)

卫生部长巧遇新航复工空姐

日前,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在樟宜机场巧遇因为2019冠状病毒而一度停飞的新航空姐,对于她能复工表示高兴,并誓言将重振航空旅游,让所有空服员能再次翱翔于蓝天。

王乙康在Facebook分享一张他与两名新航空姐在樟宜机场的合照。

他在帖文中写道,照片中穿红色制服的是Rafidah,她是新航的首席空姐,也一度在卫生部从事追踪冠病接触者的工作。

王乙康说,当冠病来袭时,它摧毁了航空旅游,迫使机组人员和机师停飞。在这段期间,Rafidah加入卫生部,协助追踪冠病接触者。今年9月,她重新回到新航怀抱,再次“飞行”。

王乙康说,自己是在前几周前往中国香港时,在机场巧遇Rafidah。对方告诉他,追踪冠病接触者的工作有时具有挑战性,但这种经验是无价的。

不过,Rafidah的“初恋”一直是飞行,她对自己能再次穿上新航空姐的制服而感到非常自豪。

王乙康写道:“就跟许许多多为抗疫做出贡献的新加坡人一样,Rafidah的故事鼓舞人心,充满了激情和韧性。”

王乙康告诉Rafidah“我们的工作就是重振航空旅游”,让她跟她的同事们可以再次在空中翱翔,并誓言樟宜机场会再次腾飞,新航也会如此。

新加坡确诊首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卫生部长巧遇新航首席空姐

(图:来源自网络)

首次确诊一例本土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病例

新加坡初步发现到多两起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病例,其中一起属于本土病例,病患是一名机场前线人员,另一起病例则属输入型病例,两名病患都已完成疫苗接种,同时还打了追加剂。

两名病患中,一人无症状,另一人则有轻微症状。

两人目前都在国家传染病中心的隔离病房中康复著。卫生部正展开积极的密切接触者追踪工作,所有密切接触者目前在被安排在指定设施进行十天隔离,同时必须接受聚合酶链式冠病检测。

其中一名病患是24岁的本地女子,她在樟宜机场第一搭客大厦和第三搭客大厦的乘客服务柜台工作,同时也曾在过境大厅工作过。她跟来自奥密克戎病例国家的乘客,可能有过交流。不过她不曾在第四搭客大厦工作过,早前三起奥密克戎病例都发现自该搭客大厦。

这名女子在8日的每周例常检测中确诊冠病,检测结果也显示感染的可能是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她在获悉自己确诊后已经自我隔离,直至被送往国家传染病中心为止。

另一患者则是46岁的女性永久公民,她6日通过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TL),乘搭新航SQ325从德国返回新加坡。

她4日在法国进行的出发前检测,结果是呈阴性。抵达新加坡后,她于6日进行聚合酶链式检测也是呈阴性,不过隔天开始流鼻水,她8日前去求医,同一天确诊感染冠病,9日的检测中显示S基因靶标失效(S-gene Target Failure),这个特征与奥密克戎毒株有关。

为安全起见,所有机场员工除了得进行每周一次的聚合酶链式冠病检测,每天都得进行快速抗原检测。

新加坡确诊首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卫生部长巧遇新航首席空姐

(图:来源自网络)

至今已经施打了超过1100万剂冠病疫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