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2021-12-12     于晏     19240

今年早些时候,由于医疗机构应付冠病疫情的人手不足,卫生部发文招募志愿者。这些志愿者将会根据医院的需求以及个人的经验与空档,被分配到适合的岗位,其中就包括到冠病治疗设施中工作。

《新加坡眼》就有一位叫“小哥”的网友,在政府的号召下第一时间挺身而出。

小哥:

在大灾大难面前,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因此,只有大家众志成城,每个人做到自己的那份,保卫了新加坡,才能保护好我们的小家。这样,疫情才可以过去,往后的生活才能恢复正常,明天更美好。

在填写表格报名后,小哥很快就收到了莱佛士医疗集团(Raffles medical group)的邮件。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成为志愿者之前,还有一个坎....

小哥:

我去做这个志愿者没问题,家人也支持,我太太就是医护人员。我抱着一个比较积极的心态,想在空闲时间为新加坡抗疫尽点绵薄之力。我的想法是不需要薪水回报,管个饭就行。但是,我老板会不会想,万一不小心感染到,传给公司同事,是不是会影响工作?

最后小哥得到了老板的同意,只要在周末不上班时,就会到Expo博览中心附近的社区护理设施,做一线志愿者。

最初,他的工作非常顺利:

这两天我都去了Expo做志愿者,总体感觉还不错。他们提供的的PPE(个人防护用品)非常专业,我们每个人都包得严严实实的。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平时,病人来了后,我就会帮他们登记和核实信息,然后在系统里记录一些基本的身体状况,给他们测体温、量血压。早上我还要去查房。

这边的医护人员相对比较充足,医护人员也会定期检测。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听说有大面积的医护人员感染。

其实真正做了医护人员之后,我才知道他们的不容易。大家都是集体行动,上班期间不敢多喝水,也不可以单独去卫生间。

穿着防护服确实不舒服,每次休息,脱掉防护服和口罩,大家脸上都有两条深深的印子。我是男生也感觉很痛,特别是耳朵后面那块。

还有,听说政府还在扩建隔离区,为可能发生的大规模感染做准备,总体来说,防疫措施还是在可控范围之内的。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被感染的病人大部分都是比较积极乐观的。情绪消极的也有,但是比较少,医护人员也是一直在努力鼓励那些消极的患者,让他们充满信心。有给他们分发糖果,有用方言和他们聊天之类的方式舒缓他们的情绪。

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也通过媒体给社会和民众传达一些正能量,让大家都有信心一起战胜疫情,为美好明天而共同努力奋斗!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在新加坡方舱医院里做一线抗疫志愿者,到底是什么体验?

因为一腔热血,小哥满心希望能在新加坡危难之际,为社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但现实,却给让他开始动摇了。

志愿者缺少防护服

11月25日,小哥向《新加坡眼》反映,Expo博览中心目前没有足够的防护服提供给志愿者。工作人员要求志愿者穿自己的衣服到隔离区照顾感染者。结束工作后,再把衣服带回家自己洗。

小哥对这个事情既疑惑又担忧,万一这些衣服把病毒带了出来,感染社会,后果将不堪设想。为此,他不断在寻求合适的方式和渠道,向有关部门反馈。

这件事情给满腔热血的小哥浇上了一盆冷水。到目前为止,他已经两次拒绝不穿防护服进入隔离区,如果情况越来越糟糕的话,或许就会放弃做志愿者。

小哥:

在如此高危的工作环境里,我认为防护服是第一道防线。但为什么我们这些志愿者,却连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呢?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