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2021-12-13     于晏     41228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万事通说

疫情之下,女佣成了供不应求的稀缺物种!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对于很多有老人、有孩子的新加坡家庭来说,女佣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选择。在疫情发生之前,在新加坡请个女佣并不是个难事儿。但是疫情袭来,国际旅行受限,新加坡市面上的女佣更是出现了严重的供需不足。

很多新加坡雇主为了能请到一个给力的帮手,不惜付出更多的经济成本,也付出更多的时间成本从国外请女佣。请到个安心工作的女佣也算运气好,要是请到把雇主当做跳板的女佣,雇主真是欲哭无泪了。

通心粉小宁就遇到了这样的烦心事,被女佣当做来新加坡工作的跳板,并且白白付出了几千新元的费用,怎么想怎么憋屈。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双职工带俩娃,

渴望女佣来解救

小宁是个二胎妈妈,家里两个可爱的宝宝,大的不到两岁半,小的才刚刚1岁。因为疫情,国内父母也不方便来新加坡帮忙。而小宁和老公都要上班,双职工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带两个孩子的确非常难。小宁将两个孩子都送去了幼儿园,但是因为新加坡社区确诊病例越来越多,小宁也不放心送孩子去幼儿园了。

虽然他们两口子都在家工作,但是带着俩娃又要工作的日常,让小宁疲惫不堪。 小宁决定请个女佣。没有女佣聘请经验的小宁事前还做了不少功课,最终决定请印尼女佣。

经过了线上面试,小宁选中了一个拥有三年经验的印尼女佣,之所以选择这个女佣,是因为她在面试的时候提到自己非常喜欢孩子,小宁看中了这一点。但是因为女佣当时人在印尼,小 宁通过中介办理手续,还要承担女佣的居家通知隔离费用,以及女佣贷款、中介费等。虽然费用不低,但是小宁觉得知道能请到合适的帮手,这些费用也值得。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终于等到女佣来,

虽不尽人意,

但仍怀有期待

从开始面试,到等到女佣入境,再到女佣隔离完正式来到小宁家,小宁经过了漫长的等待。这个29岁的女佣,看起来干净利落,小宁对她第一印象不错。她抱着真心换真心的想法,希望女佣能留在家里好好工作,自己也会好好对待女佣。

因为社区疫情严重,小宁有好几周没送孩子们去幼儿园,小儿子因为时间长没见生人,见到女佣就哭。不过两岁半的大女儿似乎很喜欢这个刚来的阿姨,拉着她陪自己一起玩玩具。

小宁说,女佣做饭菜口味一般,但是还算聪明,来的这几天里她教给女佣几个快手的炒菜,女佣都是学一次,基本第二字自己就能做出来。小宁觉得慢慢适应后,这个女佣会是个好帮手,感到很高兴。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但让小宁没想到的是,来了还不到一周,女佣就跟小宁说,感觉小宁的儿子不喜欢自己,如果小宁要把她送回中介,她完全没意见。小宁一听这话,还以为是女佣心思有些敏感,赶忙解释说,孩子没有不喜欢她,是因为还不熟悉,自己也并没有想把她送回中介,希望她留下安心工作。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新加坡网友哭诉:花重金从印尼请的女佣,干了一周就要走……

工作没几天打起退堂鼓,

雇主没犯错却损失大几千

但让小宁没想到的是,从那以后女佣就开始吊儿郎当不好好工作了。有一天早上5点小宁起床上厕所,竟看见女佣不睡觉在玩手机。白天带孩子的时候也心不在焉。小宁试探地问她,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女佣竟委屈地哭了,表示自己一整晚都睡不好。

小宁不知道这个睡不好从何说起,因为女佣刚来,对她不熟悉,她根本没敢让孩子跟她睡,谈何睡不好呢?但小宁并没直接指责她不睡觉玩手机的事情。想着女佣可能也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就在小宁摸不透女佣心思的时候,这个女佣突然跟小宁提出要回中介,原因是自己不喜欢孩子,让小宁伤心的是,女佣说从来到小宁家的第一天,她就很不喜欢这里。

既然这样,小宁也不能强留她。但是小宁非常纳闷,为啥线上面试的时候说自己很喜欢孩子,但是来了以后却完全不一样,难道小宁只是被女佣利用的跳板吗?这个女佣只是利用小宁来新加坡,然后再挑选雇主么?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