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论”挑起华裔情绪 时评:马哈迪跳不出种族框架

2021-12-13     缘分     27319

“筷子论”挑起华裔情绪  时评:马哈迪跳不出种族框架 高龄96岁的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日前推出全新著作《捕捉希望:为新马来西亚继续奋斗》,然而一向直言不讳的马哈迪这次又因“筷子论”再次挑起种族情绪,引起华裔非议。

究竟马哈迪“筷子论”目的何在?难道大马华裔不使用筷子就能成为真正的“马来西亚人”吗?

大马时事评论员陈亚才接受《亚视新闻东南亚》访问时说,马哈迪依旧跳不出种族的框框,他发表“筷子论”只是把他内心的核心想法说出来,并非口误,也不是心直口快,这只会让人再次确认马哈迪是怎样的人,本身的理念是什么?

“我相信,他知道同化言论发表后会引起一定的反弹,但他显然不在意,他还是照讲,代表这是他的核心想法,并非口误,没有讲错话。”

“筷子论”挑起华裔情绪  时评:马哈迪跳不出种族框架《马来人的困境》 (The Malay Dilemma),是马哈迪于1970年所著的一本具争议性的书,这本书用种族的角度分析了马来西亚的历史与政治。(图:互联网)

陈亚才表示,马哈迪从过去年轻时发表《马来人的困境》(1970年著作),做首相20年多年以来所提及的“2020年宏愿”,令当时好多人对马哈迪“寄以厚望”,认为他应该是个“政治家”并非“政客”(搞政治投机、玩弄政治权术的人),因为马哈迪雄才大略,具国际宏观思维。

“但是,当来到族群方面,马哈迪是相当保守和种族主义者,(‘筷子论’)看起来相当是他的一贯言论作风。”

他认为,马哈迪将这番言论撰写进书籍内是经过一番思量的过程,不是随口而言,简单来讲,这代表了他本身的想法。

“我个人觉得,从整体上来看,他的确相当代表马哈迪的说法,他在巩固、加强捍卫马来人社会、马来人特权的思想。”

陈亚才:马哈迪没有打算隐退 陈亚才指称,特别在这段时期,马哈迪参与希盟组织政府后再退出,看似马哈迪在马来社会的形象有引起了一定的争议,因此他要抢回马来人“捍卫者”的角色和地位。

距离大马下届全国大选最多还有一年余的时间,陈亚才认为,马哈迪没有打算要隐退,想要继续东山再起,并在党内扮演非常积极的角色。

“他在争取尤其是在马来社会的历史地位,他宁可选择做捍卫马来人特权的领袖,而不是选择做公平对待全民特权的领袖。”

他甚至预测,马哈迪会在来届大选继续出战,领导祖国斗士党(Parti Pejuang Tanah Air)征战,若有机会的话,马哈迪也想继续做大马首相。

从这番“筷子同化论”的言论一出,可见马哈迪会把该党的支持的力量压在传统马来人选区上,而在城市特别是华裔选区,这番“倒米”、不友善的动作并不讨好华裔选民。

他称,过去马哈迪任相20多年,不能说他不了解非马来人的感受,非马来人不公平的对待可说是人为因素造成,也可指是首相在政策上的偏差。

“筷子论”挑起华裔情绪  时评:马哈迪跳不出种族框架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推出的新书回忆录将在12月12日上架。(图:亚视新闻东南亚) “筷子”已经是全球化的餐具 究竟筷子对于华人的意义是什么?马哈迪所谓用筷子就不能成为“马来西亚人”的论调可能吗?

陈亚才说,在马来亚于1957年独立后在本土出生的人都是道地的“马来西亚人”,这些人如今已在马生活超过60年。

他认为:“同化政策要求融入马来社会的说法,一来不合理,二来不可能,大马华裔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种族文化。”

再来,他不认同使用筷子是中国化的论调,因为如今使用“筷子”已全球化,并已经产生相互影响。

他举例,在一般政治场合,可看到男士穿西装,但我们不会把西装当作是西方服装文化,因它已是全球化的服装着装。

“筷子一开始是华人种族象征,但后来已变成公共的用餐工具之一,就如我们会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汤匙刀叉。”

他指称,就如在清真点心店,马来人会尝试使用筷子夹点心食物,我们不能说他们并非巫裔,同样的,筷子也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使用。

“使用筷子也不影响做马来西亚人,不论你用手还是用刀叉,我们不能用此来衡量大马的特征,不能把它扭转成为大马单一的文化特征。”

筷子论调影响大马形象 另一方面,马哈迪一向在国际上享有一定的国际地位和声望,每每发表的言论,会在国际上引起一定的关注和议论。

针对马哈迪此番言论,陈亚才认为,此番“同化论”的论调并不新奇,过去也曾提过,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

他也补充,这也要视乎个别国家而论,特别是伊斯兰国。

“筷子论”挑起华裔情绪  时评:马哈迪跳不出种族框架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风波延伸到国会上议院。(图:Timah Whiskey 面子书) 询及大马近来不时都会有些趋于极端性的言论,如酒牌政策和Timah烈酒改名课题等,此举看似将把大马社会氛围推向保守格局,这对国际尤其是外资而言,又会有如何的观感?

对此,陈亚才表示,大马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提倡“大马一家”理念,促进各民族和谐相处,对于所谓的极端或种族言论,如马哈迪“筷子论”,和Timah烈酒改名风波都是政治人物特意的炒作行为。

他说:“一些大马政治人物把‘Fatimah’(女子名称)强硬拉扯成‘Timah’的说法根本是莫名其妙,在大马长大的人不会误解Timah的意思,他们硬要把Timah强扯起来,根本是别有用心。”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