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关键时间点上 毕丹星没明确要求辣玉莎澄清事实

2021-12-14     缘分     11188

四关键时间点上 毕丹星没明确要求辣玉莎澄清事实

根据报告,辣玉莎8月3日在国会第一次作出虚假陈述后,毕丹星不断要求辣玉莎提供更多细节,直至8月7日,辣玉莎才在电话上向毕丹星承认,自己的陈述不属实。之后的两个多月里,毕丹星在四个关键时间点上都没有直接明确要求辣玉莎澄清事实。

从工人党原议员辣玉莎向秘书长毕丹星承认自己撒谎,到在国会重复谎言的两个多月里,毕丹星在四个关键时间点上都没有明确要求辣玉莎澄清事实。

调查辣玉莎撒谎一事的国会特权委员会前天(12月12日)向国会提呈第三份特别报告,交代毕丹星本月10日的供证。

根据报告,辣玉莎8月3日在国会第一次作出虚假陈述后,毕丹星不断要求辣玉莎提供更多细节,直至8月7日,辣玉莎才在电话上向毕丹星承认,自己的陈述不属实。当辣玉莎隔天在毕丹星家向他、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和副主席费沙承认自己说谎后,党领导没有指示她澄清事实。

毕丹星认为自己已清楚表态

当时,由于辣玉莎透露自己曾受性侵,毕丹星在她离开前对她说:“我们必须处理这件事,但你先跟家长谈一谈。”

毕丹星在国会10月复会前一天,也就是10月3日与辣玉莎见面。从8月8日至10月3日之间,两人没有谈及此事。

辣玉莎和另外两名证人供证时指,毕丹星10月3日不但没有要求她在国会澄清事实,还告诉她如果继续采用8月在国会的说辞,“不会对辣玉莎作任何裁判”。对此,毕丹星说,他当时是告诉辣玉莎,她必须为此事“承担责任和做主(take responsibility and ownership)”,如果她那么做,他不会对她作任何裁判。

根据毕丹星的供证,他认为自己这么说就已清楚表态,如果这件事再被提起,辣玉莎应该澄清事实。

不过,当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隔天在国会提及此事时,辣玉莎选择重复谎言。无论是10月4日当天,或是当天至10月7日辣玉莎收到警方要求助查的电邮这三天里,毕丹星都没有明确指示辣玉莎澄清事实。

报告也披露,正当尚穆根就辣玉莎的陈述发表部长声明时,辣玉莎曾发简讯向毕丹星求助。她问:“毕丹星,我该怎么办?”

毕丹星当下并没有答复,直到中午12时45分,也就是尚穆根对辣玉莎的诘问结束后,才阅读辣玉莎发给他的简讯。他当时回复:“国会后聊。有什么就向主席和我汇报。”

当晚11时许,也就是国会休会前不久,毕丹星与林瑞莲和辣玉莎短暂会面。根据毕丹星的证词,辣玉莎当时神情恍惚地说:“也许还有别的法子,那就是说实话”。毕丹星则回复:“但看看你做的是怎样的决定,你已经做的决定。”

唐振辉与毕丹星多次激烈交锋

据国会发布的听证录影,毕丹星前后共供证约九小时。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向他提问时,双方多次爆发激烈交锋,唐振辉在听证过程中提醒毕丹星“不要把话塞进我嘴里”“不要玩文字游戏”“不要把你对自己说辞的解读加于它应传达的信息上”,毕丹星则回呛“我不知道你处理过几宗性侵案件,但我肯定没有处理过”“我认为你过于敏感”“你如果不喜欢我的答案,我也没办法”。两人也不时打断对方发言。

唐振辉问毕丹星,既然他认为10月3日他已经示意辣玉莎澄清事实,4日辣玉莎重复谎言时就应该问她为什么那么做,而不是只要求她到办公室会面。毕丹星则不认为他的做法有不合理之处。

针对辣玉莎10月4日晚上提议要说实话,是否说明她当下仍以为自己应继续不实陈述,毕丹星也不同意这个说法。他对这番话的解读是,辣玉莎已做好准备澄清事实。

不过,毕丹星并没有指示辣玉莎隔天(10月5日)在国会说出真相。毕丹星说,他当时“合理认为”辣玉莎还没将事情真相告诉家长。然而他当时也没向辣玉莎确认她是否已这么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