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熊猫”上演互掐戏码 foodpanda怒告HungryPanda抄袭商标

2021-12-16     清禹     49564

两只“熊猫”上演互掐戏码 foodpanda怒告HungryPanda抄袭商标 在新加坡扎根已久的粉熊猫foodpanda日前杠上初来乍到的蓝熊猫HungryPanda,上演一场品牌保卫战。

不用明说蚁粉也猜得出,这两家送餐平台就是在商标“闹双胞”的问题上争执不休,其中一方才寻求司法程序讨个公道。

2012年创立的foodpanda指控后来成立的HungryPanda侵害其熊猫的肖像和名称专利权,提出严正抗议。HungryPanda则不甘示弱,称其使用熊猫商标并无不妥。

品牌攻防战就此点燃。

双熊猫的商标之争 据《商业时报》报道,此次事件主角之一的“HungryPanda SG”是英国母公司HungryPanda Ltd的海外分部,2016年由Eric Liu创立。

这家主打“满足你的中国胃”的送餐平台,专门为海外华人用户提供中餐和中国超市的在线外卖服务,生意版图据悉涵盖欧美、纽澳和亚洲等市场。

去年11月30日,HungryPanda成功获取总金额7000万美元的融资,来拓展中餐和中超外卖业务。

两只“熊猫”上演互掐戏码 foodpanda怒告HungryPanda抄袭商标(HungryPanda面簿)说起两家熊猫平台的商标之争,就要回溯至2020年底。

新加坡知识产权署的公开资料显示,有意进军新加坡的HungryPanda Ltd在2020年8月13日提交了品牌商标注册申请。同年11月16日,HungryPanda Ltd提交了另一份有关“HungryPanda”品牌名称的注册申请。

按照流程,注册前的商标都必须公告给大众审查。foodpanda在同年12月8日发现HungryPanda Ltd的“熊猫”商标疑似侵权后,向当局提交了反对申请。

两只“熊猫”上演互掐戏码 foodpanda怒告HungryPanda抄袭商标(路透社)据《商业时报》取得的法庭文件,foodpanda后来在今年6月指控HungryPanda Ltd的商标在视觉和听觉上与foodpanda现有已注册的商标十分相似。

依“先来后到”的原则,商标将归最早成功提交申请的那方所有。foodpanda目前由德国外送企业Delivery Hero所有,它在2012年创立之初,就在本地提交品牌名称申请。

即使后来为了扩充业务而分别在2015年和2018年提交另一份品牌名称及粉红熊猫商标申请,两次申请显然都早于HungryPanda Ltd。

为此foodpanda认为,两家熊猫的样子虽看似些许不同,但“熊猫”图腾留给顾客的视觉效果是独特的,而这全然是foodpanda持续投入广告,在各地广泛使用而经营出来的成果。

说白了,样子不同但长得相似也算是一种侵权,也有蹭品牌热度的嫌疑。这大概是foodpanda无法接受“蓝熊猫”的主要原因。

foodpanda在法庭文件坚称:

“消费者不太可能仔细分辨两者的产品和服务,因此有可能把HungryPanda的产品或服务,误认为是foodpanda的。”

foodpanda要求,HungryPanda SG必须销毁和删除所有相关商标,并让法庭调查侵权期间所损失的商业利润。

HungryPanda SG:非首个使用熊猫商标的企业 HungryPanda SG则在今年6月29日的提交辩护文件中反驳说,新加坡许多餐饮场所都能看到熊猫商标和图示,它不是首个这么做的企业。

“事实上,在新加坡商标注册中有相当显著数量的熊猫商标。”

两只“熊猫”上演互掐戏码 foodpanda怒告HungryPanda抄袭商标(互联网)它还补充说,旗下的外卖业务主要针对特定的消费族群,即海外华人,因此不会如foodpanda所说的,会引起消费者混淆。再者,这些引起争议的商标还没有正式在本地启用。

至于foodpanda指HungryPanda SG在其网站、手机应用商店App Store和Google Play、面簿专页、Instagram专页非法使用商标的控诉,HungryPanda SG则撇得一干二净。

HungryPanda SG称,这些商标都是母公司HungryPanda Ltd所拥有,它没有插手经营,内容管理责任亦不在新加坡分部。

法庭将在明年1月11日进行审前会议。

两只熊猫杠上的戏码,会不会像中国无印良品戏剧化告赢日本无印良品MUJI,后者赔偿巨款黯然收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绝不会比动物园的熊猫宝宝来得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