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国防科技局:须加快发展软件技能融入作战能力

2021-10-19     缘分

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新加坡虽然仍须专注于加强国防硬件,不过目前的一个新重点是要加快发展软件能力的步伐,并将科技注入各个不同平台、武器系统以及指挥所。

五个月前刚就任国防科技局局长的陈尉民前天受访时说,国防科技局未来必须善用数码科技,将它融入新加坡的作战能力,内部的文化与工作方式也须做出一定的改变。

由国防科技局举办的第三届国防科技峰会前天结束,共有8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企业家、智囊团成员和政策决策者等通过线上结合线下的方式参与,比上届多出一倍。

陈尉民总结这次峰会的讨论时说:“国防科技局必须改变工作的方式,不然我们就会犯下还在‘为上一场战争做准备’的错误。”

新加坡国防科技局:须加快发展软件技能融入作战能力

应投资本地数据库收集数据 了解人工智能未来应用 他也指出,随着国防科技局和商界的合作加深,合作对象将不限于与国防和保安相关的行业。比如当局正在与本地一家电子游戏公司合作,采用他们的科技来提升新加坡武装部队的训练方式。

“我们正在探讨如何通过与这些非传统的伙伴合作,让武装部队的训练更加有效与有趣,尤其是在虚拟世界中。”

改变现有思维,从单纯地提供有作战能力的项目,转向一种以数据为中心的设计,陈尉民认为新加坡必须投资为本地数据库收集数据,更好地了解人工智能的未来应用,不仅可以用于维修保养,实际作战时也可派上用场。

他说:“这将是一种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并不容易落实,这是因为通过设计融入数据和数码元素并不是人们的第二天性,它还不在我们的DNA里头。”

国防科技局推出的项目,动辄斥资数百万元、不容失败,按部就班的传统瀑布模型(waterfall model)成了主要的运作方式。

瀑布模型的核心思想是按工序将问题化简,将功能的实现与设计分开,便于分工协作。这在硬件开发上,如将会投入运作30至50年的装甲战车或是战斗机,是个合理的做法。但在软件开发上,更重要的是贯彻“快就是好”思维;开发出来的软件可能不是最完美的,却是能快速验证想法的最简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

国防科技局与麻省理工学院也宣布将合作加快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步伐,并在去年推出试点计划,通过使用人工智能来增强认知和决策能力、应对不对称威胁和虚假信息,或研究如何让人工智能更易于使用和更为可靠。联合研究项目已开始,预计将持续三年。

陈尉民也指出,在特定领域拥有深厚知识和技能的人已不再足够,国防科技局为此致力于提供双重能力培训,让拥有硬技能的工程师掌握其他数码技能,例如网络安全设计等。

身为前空军总长以及国防部前副常任秘书(科技),陈尉民对新加坡国防科技能力有信心。他认为新加坡在实体作战与硬件方面实力很强,虽然在数码科技方面表现也不错,但这毕竟还是一个相当新的领域。

“我们在数码科技方面还能做得更好,因此我们投入很多资源于网络安全,以及可用于应对假信息攻势的深度技术,并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新加坡武装部队须要保卫我国,但这不限于实际的国土,也包括数码领域。作为支持武装部队科技与科学的机构,我们要致力于这些领域的投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

《狮城6点半》2月4日

15小时前     6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