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家庭允许请钟点外劳照顾老幼 有读者试用后反馈:更累

2023-03-21     清禹     12943

本地家庭允许请钟点外劳照顾老幼 有读者试用后反馈:更累 人力部宣布,从3月15日起推出为期两年的试行计划,扩大本地家政服务,需要钟点看护员帮忙照料家中幼儿或年长者的本地家庭,可向25家指定的公司聘请钟点外籍劳工。

以下是他们能进行的看护工作:

本地家庭允许请钟点外劳照顾老幼 有读者试用后反馈:更累看护者和家长们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欣喜若狂?托儿所关闭时终于不用请假了?女佣回国度假,终于找到暂时的替补方案了?

大家先别开心得太早。中介和当局也许得先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钟点看护员所照顾的都是弱势群体,中介要如何保障幼儿和行动不便者,在被照顾期间的人身安全?否则你始终还得留在家里“监工”。

要怎样保证看护的实际经验和简历是相符的?

就像我们聘请女佣时,简历上和面试时明明都说有照顾幼儿或老人家的经验,也接受过培训,也通过了能力评估。

然而,实际工作时雇主才发现,对方最多只是曾经尝试照顾过,但因为不达标而被前雇主辞退了;或者,女佣只是曾协助主要的看护者打下手,但不曾独当一面实际操作过。

《海峡时报》读者谢周萍(音译)日前就分享了她聘请钟点看护所面对的挑战与困扰。

她和丈夫都已经七老八十,她的丈夫四肢瘫痪,无法自理需要他人照料。

去年,照顾丈夫的女佣回国度假,而她刚做完化疗,仍在康复当中,无法顶替女佣的工作。

她决定聘请一个钟点专业护理人员,每天到她家两小时,主要任务是给她的丈夫洗澡,擦干浴室,以及帮助他活动四肢和做伸展运动。

她说,她好几个月前就通过本地一个相当知名的平台预约这项服务。然而,该平台却拖到开工前的最后一分钟,才确认她的订单。

很快她就发现,该平台提供的专业护理人员在质量上参差不齐,从受过培训到完全未受过培训的都有。例如,有一个护理人员不知道如何帮成人穿纸尿片,另一个则不知道如何给成人洗澡,与“专业”两个字差得很远。

更意想不到的是,平台每次都派遣不同的钟点护工上门。她写道:

“需要向每一个新的护理人员示范如何为丈夫洗澡,真的很累人,最后我只好自己动手。雇用了这些兼职和临时工,我却没有找到喘息的机会。”

她认为,中介需要确保护理人员是受过专业培训的,如何为回头客安排同一名合适的护理人员,尽量减少他们熟悉任务所需的时间,这应该是居家临时看护的基本服务。

她无奈地说:

“当我们的女佣回来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下次她休假探亲时,我和丈夫可能只能入住临时护理院了。”

本地家庭允许请钟点外劳照顾老幼 有读者试用后反馈:更累刊登在3月18日《海峡时报》的留言版。虽然只是短暂的安排,但行动不便的长者,可不能每天都让不同的人为自己洗澡吧?或者是小孩子,如何天天适应不一样的阿姨陪他们玩耍?

红蚂蚁想起几年前聘请钟点家政服务的经历。同样的,每周上门的清洁工都不是同一个人。但是给新的清洁工讲述需要完成的任务、讲解如何使用所需的工具,这些我都还能接受。

但每次前来的清洁工因为需要适应新的环境、工具,而导致他们的工作速度大大降低。我记得有一人四个小时,只洗完两个厕所和熨烫10件衬衫。

此外,他们擅长的家务都不一样。记得有一位整理的床铺像酒店一样标准,然而却不会熨烫衣服,我们过后还得重新再熨烫。我们抱着“有人帮忙总比没帮手好”的想法,退而求其次,只能安排她做另一些事情。

家务活可以将就,但如果急需聘请看护者临时帮忙照顾年长者和幼儿,特别是有健康问题的,可不能慢慢等待对方适应、学习和掌握技能。

人力部在宣布此计划时指出,参与实行计划的公司在派遣钟点看护人员前,须落实安全措施,包括评估客户的看护需求,以及告知客户他们的外籍员工完整的工作经验和资格。

提供年长者护理服务的员工必须符合卫生部的培训需求,没有相关资格的员工须完成培训课程或通过能力评估。

人力部也提醒使用这项服务的家庭向供应商索取员工的看护经验、资格和培训记录,自行评估有关员工是否适合到家里服务。

本地目前有140家参与家政服务计划的公司,为2万1000多个家庭提供钟点服务。

计划扩大后,需要临时护理服务的家庭将有更多的选择,这将让新加坡人能更好地兼顾工作和家庭。人力部也将根据试行计划的结果和反馈,评估并做出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