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举办大规模展会!中企组团出海,看好RCEP国家

2023-04-01     月曦     13413

新加坡举办大规模展会!中企组团出海,看好RCEP国家疫情防控政策优化调整后,中国商业展团积极走向海外。时隔3年,新加坡迎来了首个大规模中国商业展团。3月22日—24日,2023国际产业合作大会(新加坡)暨中国机电产品品牌展览会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吸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区域各界代表共600余人参加。记者在此次展会上也了解到诸多中企在RCEP市场的商业实践及对未来发展的预期。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正在访华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3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3年年会开幕式上表示,中国作为亚洲非常重要的经济体,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他呼吁亚洲各国应该继续加强与中国的关系。

“已接待20多个中国代表团”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前任会长黄山忠对记者表示,此次展会是疫情后两国商界首次联办的高规格国际展会,参展企业来自基础设施、能源、环保、交通、物流等行业。据中国机电商会常务副会长郑超介绍,展会旨在搭建一个为中国、新加坡及RCEP其他国家的企业提供服务的全产业链、全要素的民间合作平台。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翁温钊告诉记者,1月至今,他已接待20多个中国代表团。“很多中国企业都希望以新加坡为平台和跳板,或与新加坡企业联手,共同推进与RCEP区域的合作。”

RCEP由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盟十国共15个成员共同签署,2022年1月1日正式落地生效。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对RCEP成员国进出口12.95万亿元,增长7.5%。以机电产品为例,2022年中国对RCEP国家机电产品出口达5071.5亿美元,占全国机电产品出口总额的1/4;中国自RCEP国家进口的机电产品达4400多亿美元,占全国机电进口总额的40%。

RCEP生效促进出口大增

参加中国机电产品品牌展览会的很多企业都在RCEP市场上实现了增长。海尔智家东南亚CEO张政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22年该公司产品在东南亚的销量整体增幅12%,在越南、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均实现两位数增长。“RCEP生效前,中国出口至泰国的成品类家电产品平均关税税率为5%,散件类家电产品平均关税税率为2%,RCEP生效后,10年内降至零关税,预计海尔毛利将增长3%。”

“去年公司的道岔、隧道掘进机等产品在亚洲区域新签合同额占比上涨超过10%。其中,在韩国的市场订单增加近2倍。”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济师谢喜安对记者说,RCEP的生效实施,使公司能更便利地运用原产地累积规则实现属地化经营与生产,有效降低采购成本。根据原产地累积规则,RCEP成员国企业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其他成员国原产材料,均可视为本区域原产料,可累积增加原产价值成分比例,使成员国间出口产品更易达到享受关税优惠的门槛。

近年来跨境物流费用上涨导致企业出口成本增加,科沃斯机器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RCEP的生效使海关程序和贸易便利化,降低了跨境电商的经营风险和政策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释放了利润空间。在这些有利因素下,2021年—2022年科沃斯在亚太市场营收增长40%。

正泰国际副总裁郑蓓蕾告诉记者,未来RCEP国家将是该公司国际化的重心之一。“RCEP很多国家人口是新加坡的几十倍、几百倍,但目前其居民用电、工业用电、城市用电只有新加坡的1/10左右。这些国家如果未来走工业化和城镇化道路,其电力市场发展不是线性增长,而是指数级增长。”

精细化管理才能持续发展

此次参展的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在东盟十国的在建项目有150余个。2022年在东盟区域实现新签合同额548亿元。该公司副总经济师、海外事业部总经理杨义生向记者表示,中国疫情防控措施优化调整后,东盟国家率先恢复增长,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旺盛。“我们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与建设了一大批清洁能源精品工程。未来在RCEP市场也将开展以新能源为主的海外投资及工程总承包建设。”他说道。

不过,杨义生认为,从近几年在印尼、越南等市场的经营情况来看,市场竞争明显加剧。欧美日韩工程企业看好东南亚市场,加大对该地区投入;越来越多中企涌入东南亚建筑市场;东南亚国家本土建筑企业成长迅速。“激烈的竞争促使承包商更注重在项目管理、技术创新、属地化经营、社会责任履行等方面的能力提升,精细化的高质量管理模式才能适应当前的市场形势。”

“RCEP框架下,金融、法律、设计等领域高水平的开放承诺,将进一步增强中国企业与RCEP区域国家的技术合作与制造业产业链的优势互补。”中国机械工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10年,该公司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方式、发展理念不断转型升级,逐步聚焦“健康、绿色、数字、创新”4个重点领域。他认为,未来中国与RCEP国家数字经济领域合作将创造更多利益契合点。“不过,数字经济技术的推广还需要结合不同国家的经济社会承受能力。如果在工业体系比较落后的国家做这种项目可能就太超前了。”

“我们在其他国家办厂的过程中,很难把所有资源在当地进行整合,大量关键设备还要从国内带去。”谢喜安表示,公司长远的计划是把一些基本部件在当地生产。中国的供应链完整性虽然是很大优势,但国内劳动力和运输价格持续升高,如果完全从国内生产产品到世界上去销售,不仅成本高,还易被当地市场抵触。“通过在当地办厂,既可以享受到RCEP相关税收优惠政策,还能带动当地就业,这些也促使中国企业更深入地融入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