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星路如坐过山车 “阿哥”李南星笑看风云

2021-10-20     缘分

(新加坡20日讯)今年入行35年的李南星,出道不久就凭《边缘少年》走红。演艺路看似风光,他却曾因轧戏累到睡纸皮,更因负债酒驾掉入谷底,但阿哥没有被打倒,反而从这些人生经历中提炼出豁达和坦然,持续保持对演戏的热忱,时刻从反省中求进步。

今年是电视阿哥李南星入行的35周年,这些年来的演艺事业成绩耀眼,但他形容过程其实像坐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自己还一度摔落悬崖差点粉身碎骨。他庆幸有一群不离不弃的粉丝和观众一路支持,让他从谷底一步一步往上爬。

众所周知,阿哥爱吃也爱煮,访问地点约在他常去的餐馆,即使因为那阵子在赶戏而略显疲态,他见到餐馆员工和顾客仍像朋友一样亲切地微笑打招呼,就像在自己家中那样自在,一如现在的他在演艺圈那样如鱼得水。

(取自联合早报)

岁月无情,却特别宽待李南星。56岁的他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有的只是从人生经历中提炼出的豁达和坦然。他回忆著35年来的经验和收获,姿态谦虚诚恳;谈到本地演艺圈的一些问题,他难掩忧心;聊到最爱的本地美食,他眼睛闪闪发亮。到外头闯荡多年,李南星始终还是我们熟悉的阿哥,那个身体里住着“甘榜男孩”,真诚坦率的国民阿哥。

早来的名气是压力 李南星在2002年和黄碧仁获颁《红星大奖》视帝视后。(档案照)

李南星1986年参加演员训练班入行,至今演出过73部电视剧,四部电影和六部电视电影,代表作包括《双天至尊》《伤城记》《豹子胆》《迷云二十天》和《边缘父子》等。

35年星路如坐过山车 “阿哥”李南星笑看风云

李南星在2002年和黄碧仁获颁《红星大奖》视帝视后。(档案照)

阿哥的风光史包括10次入围《红星大奖》最佳男主角,其中三次获封视帝,此外他自1994年开始年年拿下“十大最受欢迎男艺人”中的一席,在2004年顺利上了“神台”,成为“超级红星”。

看似一帆风顺的演艺道路,其实是李南星用大家看不到的努力和用功换回来的。

他出道不久就凭《边缘少年》(1988年)走红,但早来的名气对他是一种压力,“自己突然间就红了,根本消化不了,会怀疑观众真的那么喜欢看我演戏吗?”他坦言刚入行拍的几部剧,家人都说不好看,“连我都不敢看自己的作品!后来因为听到不错的评语,才慢慢有自信去看,但看了觉得自己有很多缺点!无论动作或台词都很差,消音的时候还行,一开声音就真的不行了。”

在片场有两双眼睛 35年星路如坐过山车 “阿哥”李南星笑看风云

李南星和郑惠玉饰演的《双天至尊》堪称经典。(档案照)

知道自己的不足其实是成长的第一步,李南星开始靠着观察来摸索演技,总是在李茵珠、陈澍城和黄文永等资深演员身边偷师,“演戏有时候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就边演边观察,我在片场好像有两双眼睛,一双跟搭档对戏,一双观察著其他人,演戏其实要眼看四方,耳听八方。”

渐渐地,他不满足于观察,鼓起勇气去向人讨教,前辈们建议他要放开去演,“所以后来我豁出去了,要脏就脏要跌就跌,不要有包袱。”

他真正开窍是在拍《双天至尊》(1993年)的时候,“我在这部剧从年轻演到老,给了我很好的学习机会去揣摩和消化角色。之后我总算有了一点成绩,才终于敢坐下来看自己的表演,也终于得到家人的认同。”

《双天至尊》奠定了李南星电视阿哥的地位,之后作品一部接一部没有停过,但角色大部分都是正派,他说:“因为很多观众无法接受我演反派,虽然我很想尝试。”他曾在《天蝎行动》(1999年)里演坏人演得很过瘾,但观众认为他不应该演那么奸的角色,电视台为了顺从民意,之后都安排好好先生给他,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35年星路如坐过山车 “阿哥”李南星笑看风云

电视台曾是第二个家 李南星在当红时期把电视台当成第二个家,“我甚至会在那里过夜,加利谷山电视台的每一个角落我都睡过,哈哈哈!那一段岁月里,我真的是‘吃台词’长大的,连睡觉都在背台词。”

他最高纪录一连轧三部戏,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那个年代的剧集篇幅较长,一拍可以是五六个月,我有时会同时轧几部剧。”

当时他总是纸皮不离身,“拍戏空档就找个干净点的地方,铺上纸皮躺下去就睡了。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牛车水拍戏,我在一个角落睡觉,剧组拍完走人我还留在那里,哈哈哈!”

现在听起来很艰苦的经历,阿哥说起来一派轻松,“那时候年轻,不知道什么叫累,而且我很年轻就出来工作,要说苦,我看过更苦的,所以这些都不算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喊累,我当年拍戏试过七天七夜没停过呢,只能在打灯的时候小睡一下。”

未完待续,请点击第2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