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新加坡就确诊咋办?回国前一天确诊咋办?记者谈现场感受…

2021-10-21     于晏

编者按:《新加坡眼》近日通过微信公众号、微信视频号直播、手机App、网站、Facebook等多个平台全方位客观、全面报道热点新闻“西雅惹兰都康客工宿舍”事件,呈现新闻背后众多爱心人士温情的一面。

“新加坡眼客工关怀群”的信息提示音不断在响,善心人士的爱心仍在传递著。我们想,用再多的文字、视频、直播平台,都难以表现社会各界的善意。而且,有些故事,本身就很有“温度”,值得让大家了解。

于是,我们邀请《新加坡眼》直播节目主持人占勇(网名“新加坡勇哥”)写下他这几天的感受。占勇是中国和新加坡资深媒体人,在中国传媒大学求学期间已进入中央电视台,毕业前夕又获新加坡电视台(新传媒)邀请来狮城工作,十几年来在电视台、电台、报社、新媒体平台的采编和营销方面均取得成绩。

初来狮城即确诊

却始终报喜不报忧…

“我是 (这个月) 10号来的新加坡,来了不久就确诊了…”

通过《新加坡眼》微信视频号与我连麦直播的这位网名为“阳光”的大哥的一番话,让我的心不由得痛了一下。

我忍住情绪继续与他聊,得知他们位于旧蔡厝港路510号的宿舍内12人确诊了,需要一些止咳、消炎的药物和水果等,身边的小助手和志愿者很快就动了起来,下午就把东西送到了他的宿舍。

给“阳光”他们送物资回来的志愿者“小七”告诉我:“他 (“阳光”) 看见我们,远远地就使劲朝我们招手。附近咖啡店的阿姨说, (“阳光”) 他们挺可怜的。刚来新加坡就确诊了,有不少人还没跟用工单位联系上,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大男人又不愿意告诉家乡的亲人,让亲人担心,就自己忍着…”

我听了,鼻子一酸。

因为,我想起了十几年前刚从北京来新加坡的前几个月,第一次发烧时自己的状态。

从小对父母报喜不报忧的我,那段时间白天忍着情绪继续生活,夜晚独自难过…

不仅仅是“阳光”,还有好几位通过《新加坡眼》微信视频号连麦进来的中国客工,都告诉我,他们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的病情,因为,正如他们苦笑着告诉我的“男人,总是报喜不报忧…”

“宿舍大姐辞职了,

回国前一天确诊了!”

和“阳光”一样,同样通过《新加坡眼》微信视频号连麦进来直播间的网友“妍姌”说,她也不住在 备受关注的西雅惹兰都康宿舍、克兰芝或三巴旺。

已经确诊的她们几个女孩在另外一处宿舍居家隔离,也需要一些物资援助。在通话过程中,“妍姌”说自己宿舍有个大姐,因为疫情原因辞职打算回中国,公司给她买了12号返程的机票,她却不幸于11号查出确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直播间的网友除了关心“妍姌”整个宿舍的情况,不少人提出捐助物资,一些热心网友如“FJ”等人也为这位“宿舍大姐”出谋划策…

如果你没看过“新加坡眼”的直播,你或许想不到在这样一个相对简单的直播间,屏幕上的评论会这么多,大家的心会这么热。

偶尔,我们听到某个人的九十岁老母亲要过生日了,某个人隔离即将结束了,或者某个人确诊后康复了,当我对着屏幕说,希望大家打出一波爱心,你会看到屏幕上瞬间是一片红心…

这个时候,你很难不被感动。

这些有爱心的网友,不仅仅关心的是某个宿舍的客工,他们关心的不同宿舍,乃至不同地方的人…

在这里,不分你是新加坡人,还是中国人,大家因为爱心凝聚在一起!

“勇哥,我看见你了!”

隔着铁丝网我见到了他们

当然,最近的客工宿舍事件是从西雅惹兰都康宿舍开始,我们还是得说回来西雅惹兰都康宿舍…

10月14日,日正当中,30几摄氏度,我们在西雅惹兰都康宿舍外,等待当局批准将物资送进去。这时正看我们直播的西雅惹兰都康宿舍的一些网友在《新加坡眼》微信视频号留言:“勇哥,你往左走,右转,就能(从远处隔着围栏)看到我们了!”

我和小助手沿着路边朝这个方向走,因为我们走的大路地势比较低,相对于客工宿舍来说,似乎是一个小斜坡的下面,我原以为很难看到这些客工朋友。

没想到,我们右转后不久,就有网友在评论区留言:“勇哥,我看到你了!”

我朝着小斜坡上面的客工宿舍方向望去,确实远远看到一个人影,虽然看不清,但还是很感动。

刚来新加坡就确诊咋办?回国前一天确诊咋办?记者谈现场感受…

他跟我连麦,说起来,竟然是我的山东老乡!当听到我说山东家乡话,他很开心,我却有些心酸。

实在对不起,兄弟!

或许我们生活中,身边,曾经走过无数的客工兄弟,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生活,或许我们未曾真正交流过。

然而,当我们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聊天时,他们中或许有人确诊了,或许刚来不久就得隔离,影响生计。或许不久后,又要各奔前程,难以见面。

他们,谁又不是小时候家中的宝贝儿子、长大后别人心中亲爱的丈夫,儿女口中尊敬的父亲,年迈父母心中的依靠?

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他们抛家舍业,来到这里!

最近的客工宿舍事件是从西雅惹兰都康宿舍开始,却也使得更多客工的问题浮现出来。

我们感慨或许个别机构“百密一疏”中的疏忽,更要感谢新加坡各界善心人士,将爱心和温情散播到需要帮助的人(比如“阳光”等客工)那里,让我们感动于整个社会的温情处处。

未完待续,请点击第2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