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新加坡自学“援交女郎”生意,5年赚了20万新!判坐牢罚款!

2024-05-25     于晏     6163

惊奇!新加坡一男子,平时面上是一名自由职业工程师,私底下却开展副业,自学帮人拉皮条来牟利。

别说这个男子还真自学有成,据法庭文件,他从事拉皮条副业5年,赚了大概有20万新。

具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一起来看。

自学安排女子“援交”,男子坐牢罚款

41岁本地自由工程师Leu Xing-Long,因为是自由职业者,平时收入没有很稳定,总收入也不高。

在一次巧合下,他在网上看到一些“甜心宝宝”的援交服务广告,也不知道是先有了叫女郎的念头,还是原本就想走这条发财路,他叫了援交服务。

他,在新加坡自学“援交女郎”生意,5年赚了20万新!判坐牢罚款!

从2018年开始,Leu自此走上拉皮条的职业不归路。

Leu的援交生意想法“十分包容”,无论是男女老少,不限对象,只要对方有需要,他就为顾客配对对象。

援交对象哪里来呢?

首先,从上面那些甜心宝宝的广告中,Leu会先自己叫一次服务,事先接触这些女郎,也有时候会亲自上场交易。

交易完后,他再谎称会有女同事联系到这些女郎安排工作。

他,在新加坡自学“援交女郎”生意,5年赚了20万新!判坐牢罚款!

但全程下来实际只有Leu一人在忙活。他冒充自己口中的女同事跟女郎们联系,主要是索取个人资料,比如可能是身高、体重、昵称、国籍以及个人照片等。以及敲定双方都满意的一个交易价格。

一般情况下,Leu要求他介绍来的交易,他要抽佣35%-40%的费用。

也就是说,假设一次300新,Leu最少也要拿到100新。

当然实际交易比较贵。

他,在新加坡自学“援交女郎”生意,5年赚了20万新!判坐牢罚款!

据记录,援交一次约2小时的服务,一般会支付大约1000新到1500新不等。

在有本钱愁客源的情况下,有不少人都同意这个抽佣率,可能女郎们认为反正大头都是她们拿。

从法庭文件披露的信息,这些女子大部分是本地女子和永久居民。

一来二去,Leu的拉皮条生意还算稳定。体验到了这种来钱的快乐,他马上就想到了扩张。

他开始不满足于从广告上自己交易的那些女郎。

他,在新加坡自学“援交女郎”生意,5年赚了20万新!判坐牢罚款!

他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援交女郎招聘广告,年龄还掐在18岁到24岁之间,限本地女子或永久居民。

而这些跟Leu合作的女郎,也有长期稳定的。

例如2022年4月9日到2023年5月11日之间,其中一个援交女郎累计提供约50次服务,包括性服务。

2023年2月份到4月份之间,另一本地女郎提供了8次援交服务。

2022年12月到2023年7月之间,还有一个女郎提供了20次的援交服务。

他,在新加坡自学“援交女郎”生意,5年赚了20万新!判坐牢罚款!

所以在“货源”稳定,且“效率产出比”好的情况下,Leu的生意算是平稳。

除了安排搜集女郎提供援交服务以外,Leu自己也是顾客,跟援交女进行性交易。

2021年中,他认识了一个17岁女子,对方陪了他2次,Leu给了女孩大约700新元的酬劳。

17岁是未成年,Leu深知这一点。

尽管如此,两人第三次见面后,Leu直接把女孩带回家,并在女孩的同意下和她发生性关系。最后Leu支付女孩700新。

所以综上所述,Leu靠着拉皮条确实赚到了钱,不过这些钱也都是非法渠道来的。

意味着总有一天会见光。

他,在新加坡自学“援交女郎”生意,5年赚了20万新!判坐牢罚款!

图源:X 仅示意

2023年6月27日,警方到一家酒店扫黄,当场逮捕了正在提供援交服务的一名女郎。

她又交代了自己是“有人安排”的,至今已经提供了50次服务。

于是,新加坡警方顺藤摸瓜找到Leu将他逮捕。

从2018年到2023年被抓前后,大约5年时间,Leu累计赚了大约15万新到20万新。问到这些钱的去处时,Leu声称已全部花光,拿去赌博和应付个人开销。

从这个反应来看,Leu早就有想过自己被抓怎么办,如何说。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