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医疗程序简化,过渡期出现混乱,结果部分隔离客工没人送饭

2021-10-21     秦笙

新加坡冠病医疗程序简化后,虽然有助康复客工更快回到工作岗位,客工宿舍在过渡到新程序的过程却出现混乱,加上客工确诊病例近期明显增加,让不少客工面对医疗与吃饭的问题。

在宿舍康复设施(Dormitory Recovery Facility,简称DRF)隔离的客工,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一些伙食没人送。这个情况下来将改善,据记者从宿舍业者口中了解,从昨天开始,他们将接手为宿舍康复设施提供伙食,费用由人力部承担。

新加坡医疗程序简化,过渡期出现混乱,结果部分隔离客工没人送饭

在榜鹅S11宿舍中央康复设施隔离的客工,完成10天隔离期或是抗原快速检测结果在第四或第七天呈阴性后,就能回到工作岗位。图中的客工正在等候登记完成隔离。(梁伟康摄)

那些在中央康复设施(Centralised Recovery Facility,简称CRF)里隔离养病的客工,因为来自不同宿舍,伙食一直集中由人力部供应,而在各自宿舍康复设施中隔离的客工因为本来就是宿舍住户,向来有自己的伙食安排,比如雇主提供或是长期到宿舍食堂购买。

在宿舍隔离设施里的客工得自己安排让朋友帮忙送餐,但有时会发生送饭延误的问题。不少客工向《联合早报》申诉,过去一周的过渡期经常出现没饭吃的问题。

本月11日至14日在大士南宿舍(CDPL Tuas Dormitory)康复设施隔离的拉朱(假名,25岁)受访时指出,他每天必须等其他同事上班前下班后才能给他送餐。他说:“基本上我一天隔超过12小时才有饭吃,如果我的同事加班或忘记,我就得饿肚子了。”

根据人力部网上发出的指引,从本月11日起,与确诊病例有接触的宿舍客工不会接到隔离令,改为遵守健康风险警告(HRW)。

宿舍客工接获警告的第一天须在有人的监督下进行抗原快速检测(ART),结果呈阴便能继续工作。第二至第七天则自行做ART,只要呈阴就可工作。

政府也让全岛大约48个客工专用宿舍划出百分之2.5的床位,作为DRF宿舍康复设施,让ART结果呈阳性但无任何症状的已完成疫苗接种客工隔离。

CRF全岛则有三个,分别设在也称为“榜鹅S11宿舍”的PPT Lodge 1B、双溪登加客工宿舍(Sungei Tengah Lodge),以及克兰芝第一客工宿舍(Kranji Lodge 1),让那些宿舍内没有DRF的客工入住隔离。

在新措施下,在两种康复设施内隔离的客工只要在第四或第七天的ART检测结果呈阴性,就能提早结束隔离。若隔离满10天,无论检测结果如何,都能回到工作岗位。

新加坡医疗程序简化,过渡期出现混乱,结果部分隔离客工没人送饭

榜鹅S11宿舍业者特别设置储物柜,用餐时间前按照每个房间的人数和饮食习惯放入食物,让每个房间的代表前来领取。(梁伟康摄)

客工检测呈阳未及时获通知耽误隔离

住在克兰芝第一客工宿舍的孟加拉籍客工莱克(假名,31岁),目前在宿舍的DRT接受隔离。他和室友于本月14日接受冠病检测,室友当天接获确诊通知而他没有,他以为自己没染病,所以仍到宿舍内的共用设施活动。

他说:“怎料在15日,我自己做ART结果呈阳性。通知雇主时,才发现原来他已知道我14日的检测结果是阳性。之后,我们在16日才被送到宿舍内的康复设施隔离。”

加上上周西雅惹兰都康(Westlite Jalan Tukang)速建宿舍因为没及时送客工去隔离,以及伙食不卫生引起客工不满,导致客工聚集事件。许多客工抱怨,新加坡在走向“与冠病共存”的过程中,似乎又遗漏了客工。

客工诗人扎基尔(Zakir Hossain Khokan,44岁)上周六晚上写了一首诗致人力部长陈诗龙医生,名为“请不要称我们为‘你的兄弟’”,在社交媒体传开来,甚至有人帮他翻译成华文,引起其他宿舍客工共鸣。

记者:梁伟康

摄影:梁伟康

新加坡医疗程序简化,过渡期出现混乱,结果部分隔离客工没人送饭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