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实际中位数收入下跌 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的人却增加了

2023-12-02     月曦     12133

瑞银预计未来几十年的全球财富交接将达到5.2万亿美元。(海峡时报)

富不过三代?

本地雇员今年的名义收入虽然增加了,但在考虑通货膨胀后实际购买力却下降了。

根据人力部发表的《2023年劳动力报告》预估数据显示,因通货膨胀持续居高不下,即使今年本地雇员的每月名义收入中位数(median)从5070新元增加2.5%至5197新元,但实际收入中位数和第20百分位数与去年相比,都分别下降2.3%以及3.0%。

如果把就业入息补助计划(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等政府援助措施考虑在内,低收入员工的实际收入则只是下降2.1%。

另一边厢,新加坡亿万富翁的总财富在过去一年增加近三分之一,从2022年的1035亿美元上升到2023年的1358亿美元(1813亿新元),增幅为31.2%。

亚太区市场如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亿万富翁财富增长比例,也和新加坡相去不远。

(联合早报)据瑞士银行发布的《2023年亿万富翁报告》,新加坡的亿万富翁总数,从一年前的34人,增至2023年的41人。75.6%属于白手起家的富豪,七人在2023年晋升为亿万富翁。2022年的亿万富豪当中,有两人今年跌出这个名单。

光看这两份报告的数据,相信身为打工仔的蚁粉心里应该都有这个OS:

为什么有钱的人更有钱,我们却原地踏步,甚至变得更穷?

亿万富翁的财富来源:继承多于创造

“富二代”继承人所获得的财富在去年首次超过了“富一代”创造的财富。

这是瑞士银行对全球亿万富翁进行9年数据追踪以来,首次出现这样的记录。

该银行的调查发现,新晋的亿万富翁中有53名继承者,其继承财富达到了1508亿美元,超过了84名新上榜、靠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共同拥有的1407亿美元财富。

分析员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即30年来受益于科技繁荣、金融市场扩张、房地产牛市和新兴经济体增长的亿万富翁企业家,他们开始准备移交财富给下一代继承人。

不过,他们也认为部分原因是2022年和2023年初公开发行市场的不景气,限制了企业家实现暴富的机会。此外,经济、地缘政治和政策的不确定性也对企业财富创造构成了挑战。

有趣的是,尽管他们继承了巨额财富,却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都是“年轻”的超级富豪。

瑞银高管Michael Viana说:

“继承者通常都在50岁以上。实际上,更多的是像查尔斯国王那样的人,他们在‘继承王位’时实际上已经很老了。”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区仍然是全球亿万富翁数量最多、白手起家亿万富翁比例最高的地区。

富二代和富一代的“人生目标”截然不同

新加坡实际中位数收入下跌 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的人却增加了

新加坡的金融中心。(联合早报)瑞银的一项相关调查也显示,白手起家的富一代和他们的继承者的人生目标截然不同。

第二代亿万富翁的主要目标是让他们的后代也能从家族财富中受益。

这虽然也是富一代亿万富翁的优先考虑,希望后代可以延续和发展先辈所取得的成就,但68%的他们也将“慈善目标、对世界和社会作出贡献” 作为他们的主要目标。

可是,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富二代有这个想法。

当中,只有16%的继承人优先考虑通过文化遗产或体育赞助等方式帮助或支持他人,而在第一代亿万富翁中,这一比例为48%。

与此同时,富二代倾向于以投资的方式来取得社会影响,或以解决环境和社会问题的方式来管理企业。

这些调查结果和想法看似相互矛盾。

据分析,这也许并不那么奇怪。

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拥有自己建立的核心业务,他们可以更从容地冒险,应对不可避免的失败。

他们可以把主要业务的分红,投资在多元化、低风险的投资组合,来保全财富。这些资产又可以给慈善活动提供资金,支持企业家所关心的事业,并满足社会对富人的期望。

反则,他们的继承人没有白手起家的经历,在承担风险、承认错误和经历挫折后重新开始方面没有经验。他们几乎是以钱滚钱的方法赚钱的,而且相当顺风顺水,轻而易举。因为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低利率时代,资产价格暴涨。

也许他们是继承了家族企业,也许他们从出售家族企业获得了收益。不管怎样,他们通常都会从理财经理做起,而不是企业家。他们没有看到经营企业、管理安全保守的投资组合和做慈善这三种不同的活动。

当他们要设定社会目标时,通常都会拉扯到投资和所带来的财务回报。因而,富二代中很少有纯粹的慈善家。

我们不知道的富二代挣扎

富二代想要得到社会大众的肯定很难。

他们不能说自己的财富是通过辛勤的劳动得来的,毕竟钱的确不是他们自己赚到的,所以也没那么愿意把钱捐出去。

所以,他们的下一个选择就是通过投资来换取社会影响力。

超过半数的受访亿万富翁认为,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向继承人灌输接班的价值观、教育和经验。

他们认为,自己不能仅传承财富。如果他们创造财富的动力和风险胃口无法传承下去,那至少也要传承如何负责任地管理财富的一些智慧。这个世界不能让这个群体只拥有财富但没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