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大反对党主席:撒谎议员当时在接受心理治疗,有书面证明

2021-12-16     于晏     22642

新加坡时任国会议员、工人党籍辣玉莎 (Raeesah Khan) 国会撒谎一事,该党主席林瑞莲出席听证会时透露,辣玉莎在党内调查时出示了心理治疗证明。

该党另一名国会议员林志蔚副教授说,辣玉莎在国会撒谎,即便只有一次,也没资格继续当诚实的议员;另,当时一些中委认为,她承认撒谎时提出自己当年被性侵一事,让人感觉是在辩解。

“辣玉莎撒谎案”听证会目前已召唤八人供证,分别为辣玉莎本人、她的秘书助理罗佩英、她的国会助理Mike林、工人党干部兼义工纳登、工人党副主席费沙、党魁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工人党国会议员林志蔚副教授。

在八人当中,Mike林的供词不多,较为重要的是其他七人的供词。

其他七人当中,辣玉莎、罗佩英、纳登是一方,这一方主张辣玉莎撒谎是获得高层三人的授意,或至少是默许。

另一方是工人党高层三人,即毕丹星、林瑞莲、费沙;至于林志蔚,则是辣玉莎同个集选区的国会议员,也是工人党中央委员,等于是她的同僚。

目前,主要问题围绕在几个方面:

一、辣玉莎8月3日撒谎之后,为何10月4日再次撒谎?是高层授意或默许她继续撒谎?或是她解离症发作?

二、工人党高层8月7日就知道辣玉莎撒谎,为何一直到10月12日才明确要求辣玉莎向国会坦白?

三、高层三人组成纪律委员会调查辣玉莎,是否属于“既当球员又当裁判”?

四、纪委会没有向中央委员会透露三人早已参与此事,是否有违透明原则?

五、工人党的制度有无可改进之处?

新加坡最大反对党主席:撒谎议员当时在接受心理治疗,有书面证明

工人党主席、国会议员林瑞莲12月13日宣誓供证。图源:gov.sg

新加坡最大反对党主席:撒谎议员当时在接受心理治疗,有书面证明

工人党中央委员、国会议员林志蔚副教授12月13日宣誓供证。图源:gov.sg

在对上述几个重点做出评述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辣玉莎8月3日撒谎”事件。熟悉此事的读者可以跳过不读。

“辣玉莎8月3日撒谎”事件

2021年8月3日,工人党籍国会议员辣玉莎在国会上说,自己曾在三年前陪同一名25岁的强奸案受害者到警局报案。 她说,接案的警员当时评论了受害者的穿着,以及评论她喝过酒。 受害者随即哭着离开警局。

随即,政府和警方多次要求辣玉莎提供细节,以便调查。但辣玉莎一直没有提供。

10月4日,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告知国会查无此事,并请辣玉莎在不透露性侵案受害者的身份的情况下,提供此事的其他细节,包括报案警署、日期等等,便于警方调查。

辣玉莎在国会上再次确认,8月3日所言属实,但是,自己与受害者已经失联,而且,也不愿让对方受到二度伤害,因此,不愿提供细节。

10月20日,警方发布文告说,曾于10月7日、15日两天联系辣玉莎,请她提供细节,协助调查,但是辣玉莎没有回应,因此,警方无法证实她所说的不当事件曾经发生。

11月1日,辣玉莎承认8月3日是撒谎,实际上并无此事。

11月2日,工人党宣布成立纪律委员会调查辣玉莎在国会撒谎一事。11月8日,辣玉莎出席纪律委员会会议,对多次在国会撒谎做出解释。

11月29日,她再次出席纪委会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党魁毕丹星和主席林瑞莲建议她退党辞职。

11月30日,辣玉莎引咎辞职。

我们一条一条来讨论。

高层有无授意或默许她继续撒谎

辣玉莎的说法是,8月7日,她先向一把手毕丹星坦白;隔天,她前去见工人党最高层三人,他们同意她“把这事带进坟墓”。辣玉莎离开会议之后,把这句话发给了罗佩英和纳登二人。

新加坡最大反对党主席:撒谎议员当时在接受心理治疗,有书面证明

(辣玉莎的简讯内容)

在听证会上,罗佩英和纳登说,他们收到辣玉莎这个手机简讯。

对此,工人党副主席费沙供证时说,辣玉莎说高层三人“同意把这事带进坟墓”是撒谎,但他不知为何辣玉莎要撒这个谎。

一把手毕丹星供证时给予驳斥和否认;他说,有可能是辣玉莎患有解离症。他建议国会特权委员会让辣玉莎接受心理评估。解离症的一个症状是说话之前不思考。

党主席、二把手林瑞莲供证时给予否定。听证会问:你会不会排除是解离症让她做出“三人同意把这事带进坟墓里”陈述的可能性?林瑞莲答复:我无法排除任何可能性。

林瑞莲后来指出,辣玉莎11月8日出席工人党纪律委员会问讯时,出示了自己接受心理治疗的文件。

辣玉莎以为没有人会重提此事

林瑞莲供证时,提供了工人党纪律委员会11月29日面见辣玉莎时的部分记录:

新加坡最大反对党主席:撒谎议员当时在接受心理治疗,有书面证明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