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2023-03-20     月曦     24487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一百年前,新加坡华人“侨生派”与“唐山派”由于理念分歧导致公开的纷争。所谓“侨生派”,是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而“唐山派”则是从中国初来乍到的新移民。

一百年后的今天,过了四五代人的时间,当年的“侨生派”和“唐山派”早已融合成了现在的“本地人”,不分彼此。但是,随着新一代移民的到来,“本地人”和“新移民/外地人”的差异仍不断出现。可以预见,今天的“新移民”,再过三四十年,在充分融合并且成为“本地人”之后,说不定与将来的“新新移民”也会出现程度不一的融合问题。

这本来就是人性。

日前,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军官结业典礼上,副总指挥的身影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Haniel少尉的父母为他别上少尉肩章。

图源:Pioneer

19岁的Haniel少尉,是来自非洲坦桑尼亚的第二代移民,也是新加坡史上的第一个非洲裔军官。

移民课题一直是新加坡既敏感,又躲不开的课题。

既然躲不开,还不如大大方方讨论。

首先,我们谈谈为什么新加坡需要引进移民。

新加坡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是不存在新移民课题的,因为那时的问题不是人口太少,而是人满为患,哪里还敢要引进移民?

实际上,新加坡的人口策略很明显的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出现“婴儿潮”。在1955年至1960年,新加坡每1000人口就有35.4个婴儿出生;到了1965年至1970年,则是19.7个。

六十年代的新加坡,人口增速堪称世界之最。1962年,新加坡平均每天有超过1000个婴儿出世;1965年,竹脚妇幼医院平均每11分钟有个婴儿出世;1966年,该医院接生了3万9835个婴儿,从而赢得健力士世界记录,成为“本年度接生婴儿最多的医院”,而且在往后的九年维持了榜首的位置!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在那个年代,由于接生的婴儿太多,一般顺产的新妈妈和婴儿都在24小时内出院回家。

在六十年代,新加坡经济百废待兴,面对失业和贫穷、粮食和住房短缺。为了遏制人口增长,到了1972年,新加坡政府出台人口政策,主张“生儿或生女,两个就够了”,并且通过具体的措施,鼓励人们减少生育。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新加坡的人口政策异常成功,短短几年内,出生率大幅度下跌。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新加坡进入经济和社会的高速腾飞期间,人民收入大幅提高,妇女受教育水平也大幅提高。与此同时,出生率持续下跌。在1980年至1985年这五年期间,每1000人口只有12.2个婴儿出生。

经济高度发达、妇女教育程度高、高度城市化,这三个因素叠加在一起,人们愈加不愿生育,这是所有发达城市的痛苦经历,新加坡也不例外。1983年,李光耀在国庆群众大会上明确说:“我们不可能要求(妇女)一方面在外当医生、当工程师,有繁重的工作,而另一方面还能生养一大家子孩子。”

政府此时发现严重问题。1986年,新加坡人口出生率降至1.42,远远低于人口代替水平的2.13。同年,成立了20年的家庭计划及人口局完成了历史使命而关闭。

1987年,新加坡人口政策急转弯,开始鼓励生育。人口口号从“生儿或生女,两个就够了”改为“如果你有能力,就生三个或更多”。同时,推出各种鼓励生育的硬政策。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鼓励生育的政策和措施一再推出,包括给家长送现金,但人们不肯生育就是不肯生育,政策始终斗不过人性。到了1995年至2000年,每1000人口只有9.7个婴儿,仅有40年前的四分之一!

一百年前新加坡移民的老问题,不但今天仍面对,一百年后还要面对

世界各国大城市的本土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几乎是无可扭转的趋势。

人们不愿生,但是国家建设需要资金和人力资源,怎么办?

一个办法就是增加赋税。但是,我们都知道,无论企业税、个人所得税、消费税,新加坡在全球范围内都算是低的。即便消费税增高,但增幅肯定抵不上人口的降幅。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