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顶级华人俱乐部怡和轩,成立百余年,秘史初次公开

2021-10-31     于晏     37791

沉寂多年的怡和轩,在世纪交接的时刻酝酿转型。1978年就加入怡和轩的林清如曾经连任6年主席 (2007-2013), 之前也担任总务多年。他曾经是旁观者,无心插柳,所以旁观者清,后来又是参与者、决策者,无风而动,所以当局者明。他通过口述,畅谈这个关键时期怡和轩的方方面面。

新加坡顶级华人俱乐部怡和轩,成立百余年,秘史初次公开

(林清如先生)

“先从陈共存的“降格论”谈起

2008年,陈共存在陈嘉庚先贤馆成立时的《献词》中提到,“由于客观环境的关系,怡和轩俱乐部‘降格’为一般性组织,实为可惜。”我觉得这句话重了点。回想怡和轩成立之初。未尝不是为了消闲。

后来陈嘉庚把它引入社会,变得伟大,且光芒四射,那也是客观形势使然。从陈嘉庚到陈六使,怡和轩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超越一般社团的功能,扮演举足轻重的公民社会角色,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中华总商会,领导一场又一场跨帮派的全民运动,为华社树立了光辉的形象,这当然是值得讴歌和敬仰的。

新加坡顶级华人俱乐部怡和轩,成立百余年,秘史初次公开

(陈嘉庚在怡和轩致词)

但是,陈共存痛陈怡和轩“降格”,也有其中肯的一面。或者说,更恰当的表述应该是后陈六使时代,孙炳炎从高德根手中接过棒子,怡和轩“沉寂”了36年 (1966-2000) 。

其实,那也正是一个强势政府,如何有步骤、有计划地驱使社团边缘化的时代。中小学教育经过整顿、改革,辅助学校改变为全津贴学校,华社无须再筹款办学,拿谁的钱,听谁的话,谁受推崇,被打压,客观形势洞若观火,大家心知肚明,什么可做,何时缩手。80年代南大不复存在,华校前仆后倒,华文媒体大一统,整体局面已受控。

华社从沉寂到配合,这才有新的宗乡会馆联合总会的出现,实际上是民间力量的体制化。观察孙炳炎时代,纵使他心里想要怡和轩“积极参与本区域和新加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有心发展怡和轩,也难物色志同道合者,充其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怡和轩的长期沉寂是必然的结果,当然再也看不到陈六使时代参与教育甚至创办大学的轰轰烈烈场面,也看不到高德根在10万人群众大会上慷慨陈词追讨血债的激愤情景。

孙炳炎守住底线

孙炳炎长期领导怡和轩,难免会有人闲话,但他的功绩是应该被肯定的。所有对孙炳炎的正面评价我都能接受,如蔡天宝在追悼孙炳炎时所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的“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的宽大精神,以及其他优点。但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领导怡和轩时,言行始终洋溢他对嘉庚精神的景仰,始终保持怡和轩的无党无派地位。孙炳炎本人对政治也是超然的,但这并不意味他对政治缺乏判断力。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提起,当年新加坡被逐出马来西亚时,“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孙炳炎对新马分家的消息公开表示欢迎”,因为当初他本来就觉得新加坡不应该加入马来西亚。

但是,他一个人当了36年怡和轩的主席,不能不说是值得深思。在陈嘉庚之前,主席一职无年限,1923年陈嘉庚掌管怡和轩,订立章程,其中一条规定主席不能连任三届,那时每年改选,三届即三年。所以从1923年至1948年 (日治时期不计) ,每有林义顺、李俊承出面轮替,陈嘉庚退居常务委员,参与怡和轩工作。这说明陈嘉庚建立了优良的换班制度。

战后至今,时代变了,章程也变了,怡和轩成为由会员担保的责任有限公司,主席任期不受限,所以陈六使连任主席十余年,孙炳炎任期更长达36年,直至90岁高龄才下野。究其原因,当时出任怡和轩主席的人经常也是中华总商会的现任或前任会长,有财有势,因此少有人胆敢问津怡和轩主席的职位。孙炳炎在任后期怡和轩沉寂,活动以打麻将消闲为主,或许也有人认为做主席的也应该是会打麻将的。当然,孙炳炎的近乎终身制,难免引来关于个人山头、保守封闭、任人唯近等非议。但无论如何,孙炳炎对怡和轩的贡献非凡,他是先贤精神和怡和轩宗旨的忠实守卫者,怡和轩在他手中保住本色,守住底线。

沉寂中听见阵阵闷雷

1978年某日,何瑶琨需要我的法律咨询,,我去怡和轩谈,刚好孙炳炎、林子勤、郭亨升等熟人都在打麻将。我从小就喜欢打麻将,甚至在被政治拘留的时候,在牢里也打起麻将。办完事后,何瑶琨把我拉下场,大家看到我其实还是好此道者,让我填了表格,当场入会。

在那一段日子里,我每天一早打完高尔夫球后去上班,傍晚三四点就到怡和轩消闲去。十几年一晃而过,未曾想过能为怡和轩做些什么。直到1987年何瑶琨去世后,我才顶替他的空缺,从候补董事转正。下来12年,我忝列董事名册,最多也是从末座上升到中位,没有任务,没有作为。

1995年怡和轩欢庆成立100周年活动时,我看到怡和轩积极的一面。那年我已经58岁了,对工作开始感到厌倦,想起应有退休的准备,自然就考虑到那边的环境。

孙炳炎要搞百年大庆,我虽然并未全力参与,但懂得前后经过。100周年大庆,孙炳炎表现积极,他要重温怡和轩的历史。来自中国各省和不同团体的一百多位客人,许多是早年陈嘉庚的左右手,如张楚琨等都来了;还主办一个新加坡文物展和儿童画展,并向报界宣布怡和轩要设立一个文物馆。那时我才感觉到,或许怡和轩不会永远沦为一个搓麻将的地方,可能还会有些有意义的事可以做。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