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国防部竟安排员工去图书馆上班,怎么回事?

2024-04-10     月曦     10592

新加坡国防部竟安排员工去图书馆上班,怎么回事?

原本的淡滨尼区域图书馆大楼,目前有了新使命。(海峡时报)

作者 许耀泉

打工阶层的梦幻职位,一般离不开三大要素:钱多事少离家近。

冠病疫情后,远程办公是否可取的争论,始终没有结束,无论是上班族或是管理层都提出充分的理由支持或反对,但是这些都围绕着时间这个因素展开。

举例来说,支持远程办公的一方认为省下通勤时间无论是用来完成更多工作、陪伴家人或仅仅是休息,都利大于弊;反对的人则指出,见面三分情,同事之间少了面对面合作的时间,就难以建立起良好的工作关系。

也有些主管会把丑话说在前头,直接点出:上司若在办公室没有见到下属,无法对下属形成印象,评估工作表现时吃亏的只有下属。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如果我们把讨论的重心从时间换到地点,会不会又是另一番光景?

在这方面,新加坡国防部就先踏出了一步。

位于新加坡北部、东部和中部的卫星办公室

国防部除了位于武吉甘柏的总部,近几年也在四个不同地点开设卫星办公室(satellite office),即红山中心的标新局大楼和德普路的国防科技大楼B座、义顺的忠邦军营,以及原本的淡滨尼区域图书馆大楼。

新加坡国防部竟安排员工去图书馆上班,怎么回事?

国防部淡滨尼卫星办公室设有不同大小的工作隔间,以及方便员工进行小组讨论的长桌。(海峡时报)

国防部答复《海峡时报》的询问时透露,其员工由于工作的关系,必须连接一些专用的网络和系统,这些基于安全原因是他们无法利用家中的网络连结上的。因此,设立卫星办公室能让员工在更靠近住家的工作地点工作,出席外部会议员工在会议结束后,也可以就近找到适合办公的空间。

这四家卫星办公室一共可容纳400名员工,其中,淡滨尼卫星办公室所具备的设施包括个人工作台、可容纳4-6人的小组工作室、可容纳10到20人的会议室、以及方便员工进行小组讨论的大桌。

部分会议室也备有可折叠的墙壁和可移动的办公室家具,方便举行较大规模的培训课程和内部会议。

员工只需通过专属网站,就可以预订座位或会议室,但受访员工表示,个人工作台虽然不难预订,小组工作室和会议室就更抢手,要提早几天,甚至两周,才预订得到。

新加坡国防部竟安排员工去图书馆上班,怎么回事?

受访员工透露,卫星办公室的会议室相对抢手,需要提前至少两周才预订得到。(海峡时报)

至于这些办公室有多受落,国防部指出,四家卫星办公室每月的平均使用率达到75%,最受欢迎的是国防科技大楼B座的卫星办公室,每月使用率高达80-90%。

雇主须正视灵活工作安排

严格来说,卫星办公室并不是全新的概念,但以往开设卫星办公室的主要目的,是让员工就近执行公务,或更靠近自己服务的人群。

例如,专门照顾年长者的关爱乐龄办事处(Silver Generation Office)在全岛各地的20家卫星办公室,多数就位于组屋底层或民众俱乐部。

其他企业若要效仿国防部开设卫星办公室让员工灵活工作,固然是员工的福音,但前提是公司必须拥有足够的规模和资源,更重要的是管理层和员工之间的互信。

新加坡国防部竟安排员工去图书馆上班,怎么回事?

在不同地点远程工作,只是灵活工作制度的一部分。(海峡时报)

当然,这样的安排也只是灵活工作制度的一部分。义正律师事务所(TSMP Law Corporation)联合董事长张祉盈和陈颖律师在一篇4月7日刊登于《商业时报》的联名评论中指出,灵活工作涵盖了对于工作时间、地点和工作量的细致调整,可能采取的形式包括远程办公、兼职工作或错开工作时间,甚至是其中两个或更多因素的混合。

预计在今年公布的劳资政灵活工作指导原则,将建议企业通过适当流程,评估雇员的灵活工作安排要求。

张祉盈和陈颖认为,这份指导原则虽然缺乏法律约束力,却发出了明确的信号,表示灵活工作安排将成为新加坡商业环境永久的一部分。

冠病疫情消退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灵活工作制度该如何落实这个课题仍有不少人辩论著,显示不少人仍在寻找答案。

但随着新加坡社会日趋老龄化,越来越多人必须肩负起照顾年迈父母的责任,企业要善用并挽留人才,就得正视这个不讨喜却又不得不面对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