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行道少了个人代步工具后变得很安全? 听听使用者怎么说

2024-04-14     月曦     8896

新加坡人行道少了个人代步工具后变得很安全? 听听使用者怎么说

(联合早报)

作者 侯佩瑜

自2014年起,新加坡开始允许个人代步工具(PMD)开上人行道后,涉及PMD的事故就每年递增。

光是邱德拔医院一家医院,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就共处理了697起涉及PMD的事故,平均每年232起,每隔一天半就得处理一起。

2019年11月,新加坡下令严禁包括悬浮滑板(hoverboard)和电动滑板车等PMD骑上人行道。

随着这道禁令释出,2019年至2020年涉及PMD的事故锐减70%。

如今新加坡的人行道只剩下四种合法使用者可共享:

行动辅助工具(PMA)使用者

脚踏车骑士

行人

非电动个人代步工具骑士(例如脚踏滑板车)

这是否意味着新加坡的人行道如今已经变得很安全?

新加坡媒体AsiaOne访问了各种步道使用者,收集他们的反馈。

行动辅助工具骑士

新加坡人行道少了个人代步工具后变得很安全? 听听使用者怎么说

使用PMA的年长人士。(红蚂蚁摄)

75岁的退休人士Leo See Jum因为双脚血液循环不良无法行走很长的距离,因此依靠PMA让他仍然能独立四处走动。

“我还可以开着PMA坐巴士,能自己照顾自己。”

为了保证自己和步道使用者的安全,他不会在马路上骑行,也会以时速限制内的速度骑行。

他曾经遇到过一些完全无视PMA使用者的行人。他分享说: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记得有一次一群年轻人质问我为何鸣笛,不肯给我让路,还叫嚣说要和我打架。”

他说,很难和这些人讲道理,所以他只能退一步顺着他们。

政府在2025年将收紧PMA的时速限制,从目前每小时10公里(相当于跑步的速度),降至每小时六公里(相当于一般人快走的速度)。

他指出,降低PMA的速度限制,不会影响像他这样的人,因为他更喜欢放慢脚步出行。

为避免有行走能力的人滥用PMA,从2025年左右,当局规定电动PMA踏板车使用者须有医疗证明。不过这仅针对行动辅助踏板车,不影响电动轮椅。

四肢健全者滥用电动轮椅的情况仍时有所闻,不少步道使用者都呼吁当局让购买电动轮椅者也出示医疗证明,以及学习如何安全使用,确保其他步道使用者的安全。

新加坡人行道少了个人代步工具后变得很安全? 听听使用者怎么说

(联合早报)

脚踏车骑士

脚踏车店老板Caleb Leong(41岁)也是脚踏车骑行爱好者。为了更好地与其他使用者共享步道,过去8年他只选择在非繁忙时段和人流较少时才出外骑行,并且时刻注意何时该让步。

Caleb说:

“路是公共空间,我们应该学会礼让地共享。我和同伴通常都会有礼貌地让路,同时用手示意或响铃让司机和其他步道使用者知道我们的存在。”

他指出:

“新加坡的步道总体上来说是安全的,但一些步道仍然很窄,在高峰时段可能会拥堵,如果每个人都以最高的速度行驶,那就会变得很危险。”

新加坡的条例允许脚踏车在公路和人行道上骑行,但在马路骑行的时速限制是每小时25公里,而在人行道上的限速则是每小时10公里。

这让红蚂蚁想起日前的一起意外,这也是行人和骑士均以最高速度冲刺的典型例子。

这起意外发生在4月2日傍晚6点50分左右,地点是盛港安谷连路(Anchorvale Link)第332A组屋外的人行道上。

一名小女孩没牵着大人的手,飞快地跑过人行道,下一刻就被从右边高速冲过来的脚踏车撞倒。脚踏车骑士也连人带车翻滚。一名相信是女孩家属的女子当时尾随在后,事故发生后连忙上前查看。

轮椅使用者

新加坡人行道少了个人代步工具后变得很安全? 听听使用者怎么说

2023年1月9日,脚踏车骑士和行人在义顺环路共享人行道。(海峡时报)

33岁的Vaduvkarasi过去6年都在照顾因糖尿病而失去一条腿的母亲。由于母亲的视力不太好,家人并没有让母亲使用PMA出行,而是选择使用手动轮椅。

Karasi是一名行为治疗师自由业者,她是母亲的主要看护者,每天下午都会推轮椅带母亲出外呼吸新鲜空气。

这个过程中,有时她会遇到一些不顾路友安危的违例行人、脚踏车骑士和PMA使用者。

Karasi不满地说,

一些脚踏车骑士从后面飞快地骑行过来,但他们没有安装铃铛,不会主动发出任何警惕信号,也没有意识到前方可能有坐轮椅的人。

“不专心走路的行人也是潜在危险,特别是他们在过马路时玩手机。作为一个推著轮椅的人,与他们相比,我很难突然挪到一边让路。更何况我还必须反复查看,时刻注意我前面或后面的东西。(轮椅有没撞到别人的脚跟,或挡路)。”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